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言情→ 夏雨欣靳鴻睿小說

夏雨欣靳鴻睿小說

作者: 阿影 主角:夏雨欣 靳鴻睿   來源:追書云

完結 免費 短篇小說 虐心小說 言情小說

夏雨欣靳鴻睿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夏雨欣靳鴻睿小說》是知名作者“阿影”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主要主角有夏雨欣靳鴻睿,喜歡《夏雨欣靳鴻睿小說》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欣欣,靳鴻睿不是你愛的起的人?!比昵?,夏雨欣不聽父親的勸言,一意孤行,愛上靳鴻睿,從此飛蛾撲火,萬劫不復。含屈入獄,只為保護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傷痕累累之后,她不愛了,他卻尋遍天涯,風塵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聲挽求。當愛不會發芽,她又如何種下名為希望的種子。風吹亂了她的發,亦吹散了過往,還有他心底,那聲淺淺低嘆。其實夏雨欣,我愛你,不比你少......

5萬字 更新:2020/02/22

在線閱讀

夏雨欣靳鴻睿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夏雨欣靳鴻睿小說》是知名作者“阿影”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主要主角有夏雨欣靳鴻睿,喜歡《夏雨欣靳鴻睿小說》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欣欣,靳鴻睿不是你愛的起的人?!比昵?,夏雨欣不聽父親的勸言,一意孤行,愛上靳鴻睿,從此飛蛾撲火,萬劫不復。含屈入獄,只為保護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傷痕累累之后,她不愛了,他卻尋遍天涯,風塵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聲挽求。當愛不會發芽,她又如何種下名為希望的種子。風吹亂了她的發,亦吹散了過往,還有他心底,那聲淺淺低嘆。其實夏雨欣,我愛你,不比你少...

免費閱讀

“48號,你可以出獄了。”

隨著監獄長冷漠的嗓音,冷硬的鐵門吱呀一聲緩慢拉開,陽光漸漸傾瀉而來,照射在她蒼白的面頰上。

陽光。。。。

三年了,不見天日的三年,今日,終于刑滿。

她閉上眼,貪婪地深吸一口氣,隨之抬步,一腳跨出了這日日夜夜都讓她水深火熱的牢獄。

就在前方不遠處,停著一輛限量版勞斯萊斯,一名身形欣長的男人倚在車頭。陽光投射,將他的半邊臉匿在陰暗處,只清晰了他深邃的輪廓。

此刻,他正在靜靜地吸著煙。

锃亮的皮鞋邊,滿地煙蒂,多到,她懶的去數一數。

似聽到了聲響,他扭過頭來,動作帶了分艱澀。

四目相對,他目光隱晦不明,她眸光平靜似水。

她緩慢地瞇了下眼,瞳孔中,似掠過一抹譏誚。

這個男人,叫靳鴻睿,是她的丈夫。

人如其名,薄涼入骨。

靳鴻睿靜靜地望著她,煙頭焚近指尖,灼燙了肌膚,他一怔,淡淡甩掉香煙。

“夏雨欣。”他低聲,喚她。

對了,她叫夏雨欣,本是A城囂張跋扈的市長公主,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她含冤入獄。

是的,冤獄。

猶記得三年前那個雷雨的夜,他也是這副淡然的面孔站在她面前,他說,“夏雨欣,小玫下個月要出國深造了,服裝設計是她的夢想,她不能入獄,這會毀了她的。所以,你代她入獄,作為條件,我會娶你。”

她心心念念的人,終于決定娶她,最美的情話,換來的卻是她三年的冤。

三年前,她戀他成狂,傻傻的為了更加接近靳鴻睿,便努力地去討好他唯一的親人,把自己的愛車借給剛考出駕駛證的靳玫開。

后來出了車禍,撞死了人,靳玫逃了,當警察找來時,靳鴻睿二話不說就讓她去頂罪。

當然,以靳鴻睿的手腕,就算她不認,他也有辦法,將罪名推到她的身上。

畢竟,車主是她。

靳玫啊,那個像玫瑰花一樣嬌嫩美好的女孩,他怎么舍得讓她入牢?

那是他,一直放在手心中呵護著的,養妹呵。

所以,在兩者之間,他選擇,毫不猶豫的毀了她。

靳玫有個服裝師的夢想,難道,她的服裝設計就不是夢想嗎?

可惜,她的夢想,在他心中,又怎抵得過靳玫的?

入獄的前一天,他帶去她領了結婚證,他承諾她,說他會等她出來。

嗯,這個男人果然是重信之人,她出獄了,他果然也在等她。

夏雨欣扯出一抹笑,極淡,淡到仿佛讓人根本看到她在笑,她歪著頭,問他:“我爸呢?”

靳鴻睿呼吸一窒,沉默了片刻,他抿著唇,繞到車頭,節骨分明的手打開副駕駛座。

“我們先回家吧,其他的事,之后再講,好嗎?”

夏雨欣察覺到,一貫以寡情示人的靳鴻睿,在說‘好嗎’二字時,聲音是極輕的,輕到,仿佛在懇求。

她笑笑,聽話地上了車。

一如三年前,他說的什么話,她都聽。

傻到,讓如今的她,只覺得可憐又愚蠢。

靳鴻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還是三年前入獄的綢紅衣段,可鮮紅卻已暗淡,不知被洗了多少次,透出幾分蒼白。

她,瘦了。

三年前,明明還帶著點嬰兒肥的她,狡黠可愛,如今瘦弱的仿佛只剩下了骨頭,性子,也沉默了不少。

靳鴻睿仔細幫她系好安全帶,這才繞過車頭,彎腰坐進駕駛座內,他剛啟動引擎,就聽到她再次出聲。

那音調,仿佛沒有溫度,卻讓他的心,遽然一沉,只剩冰寒。

“我爸死了,對嗎?”

他宛如被什么掐住了喉,呼吸都僵滯了,“夏雨欣?”

她仍歪著頭,凝視著他,若不是那微紅的眼眶,他怕是都要感受不到她的心緒波動。

原來三年,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曾經會瘋會鬧的人,如今,安靜的仿佛沒了生氣。

“一年前你爸因為tan污,被雙規了,當夜,心梗發作,搶救無效。”他伸出手,用力地握住她不斷掐著掌心的小手。

她垂下眼簾。明明很該傷心到極致的姿態,可偏偏,她的腰板卻挺得筆直,仿佛至親的離去,與她而言,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往事。

她的爸爸,那么溫和善良的人,有朝一日,竟背負了,貪官之名?

良久,她慘白的唇瓣微動,“tan污?”

他眼眸里掠一抹復雜,沉聲道:“是。”

她輕輕握拳,“這其中,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錯的,我爸不可能做這種事!”

“夏雨欣,證據確鑿。”

她胸膛微微起伏,抿緊了唇瓣不再說話,雙拳攥到發緊。

他擰緊了眉宇,“夏雨欣,如果你難受,便哭出來吧。”

她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笑到眼眶赤紅如染了血,可偏偏,眼里沒有任何的淚。

哭?靳鴻睿,她的淚,這三年已經流盡了。

所以,她不會哭。

她撤過頭,亦將自己的手,從他掌中抽離。深吸一口氣,將目光投在遠處的夕陽上,眸中似也映上了那凄涼的昏暗,“我不相信。”

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她的神情,仿佛孤獨,被遺棄在世間的行尸走肉。

靳鴻睿眼眸掠動,半響,嘆息一聲,“夏雨欣,別怕,我是你的丈夫,從今往后,我會照顧你的。”

丈夫,為了靳玫,才愿意娶她的丈夫?

她的三年,渡在灰暗里,往日的天真爛漫早已被抹滅,她怎么還敢,奢他真心待她?

入獄三年,她徘徊在痛苦的邊緣,自殺無數次,卻始終換不來他的一次探望。

一次又一次,那顆灼熱又純粹的真心,終究是死在了那牢獄了吧。

她垂下頭,語氣微啞,“靳鴻睿,離婚吧,放我走。”

男人久久沒有出聲,目光卻緊緊將她攫著,眸光下,帶著她不懂的諱莫如深。

“夏雨欣,你是我法律上的妻子,我不會放你走的。”他頓了下聲音,“況且,除了跟我回家,你還能去哪兒。”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 日韩a片奥特曼 重庆麻将和四川麻将 贵州11选5领奖期限 北京快三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号码 2019今晚香港开码网站 山东11选5中奖纪录 海豚海岸 河北省11选五 创业找项目 下载欢乐真人麻将 新疆11选5历史开奖5结果 城市猎人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开奖结果 捕鱼王怎么玩才能赢钱 一起温州麻将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