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言情→ 山河令:撿個王爺覆天下

山河令:撿個王爺覆天下

作者: 進酒 主角:林執、趙衍煦   來源:原創書殿

連載 免費

山河令:撿個王爺覆天下主角林執趙衍煦小說全文在線閱讀由三三小說為您強烈推薦,作者進酒.因為個聞所未聞的山河令,她家族一夜覆滅,不得不與從狼嘴里搶下來的那個嘴損又煩人的殺千刀合作,查探家族覆滅的真相。裝瘋賣傻也就算了,還要嫁給他做小妾?她現在剁了自己踏上賊船的這雙腳還來得及么?...

3萬字 更新:2020/02/03

在線閱讀

山河令:撿個王爺覆天下主角林執趙衍煦小說全文在線閱讀由三三小說為您強烈推薦,作者進酒.因為個聞所未聞的山河令,她家族一夜覆滅,不得不與從狼嘴里搶下來的那個嘴損又煩人的殺千刀合作,查探家族覆滅的真相。裝瘋賣傻也就算了,還要嫁給他做小妾?她現在剁了自己踏上賊船的這雙腳還來得及么?

免費閱讀

林執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似的,磕磕絆絆開口道:“你你你!你說誰丑丫頭?”

原來她最在意的是這個!

可那半死不活的男人似乎并不想理會她,而是將手中的劍當做拐杖想要站起來。林執見狀,也沒空深想,連忙阻攔道:“你別亂動!”

然而林執還是慢了一步,男人已經艱難地站了起來,原地晃了一下,到底還是沒撐住向前傾去,虧得林執反應快將其扶穩,才沒有摔下去。

又暈了。

……還挺沉。

林執咬了咬牙,回頭吼道:“雪狼是新鮮,但也不用看那么久吧?快滾來幫忙!”

賈路哭笑不得,他剛說出去的話轉眼就被還了回來。

不是他貪新鮮,實在是有幾只狼太不長眼,見頭狼死了竟急著出頭,感情這畜生還懂得“有能者居之”的道理。

賈路沒他家少主那么大能耐,好容易將幾只雪狼處理掉,連忙跑了過去。

“少主,屬下帶了些上次大姑爺送來的傷藥。”賈路從懷中摸出幾只藥瓶遞了過去。

林執的長姐嫁入藥王谷做谷主夫人已有十年的光景,林執小的時候也去過藥王谷,對藥物多少也算是熟悉,接過藥看了幾眼,就分清了幾種藥的用途。

止血的藥粉不要錢似的往那男人身上的傷口灑,賈路在旁看得心都在滴血——那可是藥王谷的東西啊……

不過賈路并沒有出聲阻攔,這個男子傷得的確是重,身上不止被狼咬過,還有不少刀劍傷。估計是被追殺誤闖進狼谷,才會被聞見血腥氣的狼群包圍。

林執又翻出一粒內服的藥塞進那傷員的嘴里,也不擔心他不往下咽——這藥她吃過,預防傷口化膿感染的,入口即化,苦得人三天吃不下飯。

昏迷中的人無意識的皺起了眉。

林執招手沖賈路道:“背上,我們先回山莊。”

雖說從狼谷出去最近的路,是往他們此行的目的地無光鎮去,可從這條路出去,等著他們的就是荒郊野地,兩個全須全尾的習武之人徒步還要走上兩天,途中這半死不活的人肯定死得透透的。反倒是原路折回,出了狼谷就有個小鎮,租輛馬車半日就能返回山莊,路上還能在馬車上給這個人處理一下傷口。

想通此節,賈路也就顧不上什么“老莊主的吩咐”了。

又是一陣悶頭趕路,回返時遠沒有來時那般輕松悠閑,兩人卻行得飛快。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直到折回狼谷的入口處時,林執才吩咐賈路到鎮上買輛馬車再回來接她。

賈路先前想到的,林執自然也想到了,都決定了要救人,怎么也不能引人注目讓他的仇家尋上門吧?

賈路很快就駕這輛馬車折了回來,那馬車樣式極為鋪張,離老遠都能看見上面掛的流蘇和彩綢,花里胡哨得活像哪家地主婆出游一般,看得人眼睛疼。

而賈路這么會兒功夫不知從哪弄來一身粗麻布衣衫,看起來更像一個雜役車夫了。

似是看出自家少主臉色不好,賈路忙道:“少主,鎮上有些亂,一伙不知來歷的人正在大肆搜尋,不知道是不是在找這位……”他卡了一下,似在糾結如何稱呼這位傷者,繼而選擇跳過繼續道:“保險起見,屬下已將里頭座位調整過,板子下面是空的,可以藏人。您就扮成個出城走親戚的地主婆,大抵是能混過去的。”

林地主婆:“……”

賈路也覺得這事兒不怎么光彩,連忙干笑著找補道:“屬下知道這犧牲多少有點大,但人命關天啊……哦對了!屬下把用得到的衣服首飾胭脂水粉什么的都買齊了,就在馬車里,您快些換好了我們就出發。”

林地主婆將傷者丟給賈路,煩躁地扔下句“在外頭等著”,便一臉赴死般決絕地上了馬車。

馬車內很寬敞,其中一塊座位板被拆了下來,里面藏個人的確是沒問題。一旁擺著一個好大的包裹,打開就被里面花花綠綠的衣物晃瞎了眼,將那花里胡哨的綢緞衣裳抖開一看,林執徹底不想活了。

想不到她生平第一次穿回女裝,是在這種情況,更想不到第一次穿回女裝,就穿了身這么個玩意兒。

正當她悲憤地把自己往衣裳里塞的時候,余光瞥見包裹里似乎還有什么東西,仔細一看,是一個造型異??鋸埖陌l髻套——有些女子天生頭發稀少,上了年紀就幾乎是個半禿,發髻都梳不上,有人利用了這一點,做出這么個玩意兒,只要精細點包在頭上,也能像真的似的。

林執發絲烏黑濃密,自然用不上這玩意兒,可賈路十分貼心地覺得,他家少主應該不會梳發髻,所以順手買了。

林執的確不會梳發髻,可她更佩服的是,賈路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能準備得這么周全。

好容易才將頭套戴好,又將賈路胡亂買回來的發簪發釵插了滿頭,抄起胭脂在臉上抹了兩下——可能不太均勻,反正算是完成了這次變裝,掀開車門向外看去。

賈路剛喝了口酒驅寒,聽到動靜轉頭看向這邊,繼而毫無禮數地噴了。

林執:“……”果然比起扮地主婆,她還是更喜歡扮男人。

賈路抬手在嘴上一抹,忍著笑道:“別說,少主您扮起女人來,還真有那么點兒意思。”

廢話!讓你扮男人你也能扮得很像,因為你本來就是男人!

林執不想爭辯,有氣無力地招手讓賈路將人抬上了車,塞進座位板底下,又將整盒香粉都灑在馬車里,劣質香粉略有些刺鼻的香味很好地掩蓋了血腥氣。

主仆二人再次上路。

寶塔鎮近日受狼谷暴雪的影響,冷得厲害。街上小攤小販少了不少,卻比以往還要熱鬧——幾批身著粗麻布衣裳卻怎么看都不像普通人的人正拿著畫像搜查。

畫像上那人豐神俊朗氣度不凡,根本不像是會出現在這種小鎮上的人。那些人找了許久毫無進展,突然就見到街道上迎頭駛來一輛樣式花哨得幾乎有些詭異的馬車。

雖然不覺得這么顯眼的一輛馬車中會有什么,搜查的人還是將其攔了下來。

車夫從馬車跳下來,點頭哈腰道:“這位兄弟可是尋人?這車上只有我家夫人,應該不是你們要找的人吧?”

那人被這一聲“兄弟”叫得滿臉不悅,又受不了車夫過分熱絡似的后退了半步,這才將畫像展開冷聲問道:“可見到過這個人?”

車夫連連搖頭:“沒見過……長得還挺英俊的哈?這是什么人啊?”

“不該你知道的別瞎打聽!”那人徹底不耐煩了。“下車,檢查!”

車夫急了:“兄弟,我都說了這是我家夫人的馬車,您幾個又不是官兵又不是衙役的,憑什么……”

車夫話說道一半便收了聲,齊刷刷的一聲利刃出鞘的響動,那群人全都亮了刃。

“咣當!”

馬車門被人從里面砸開,一個滿面怒容的……婦人,從馬車中探出了頭。

這位婦人的形象實在是有些一言難盡,頭上掛著的明顯是發髻套,上面插滿了珠翠金釵,恨不得將家底兒都裝在腦袋上;兩邊眉毛涂得烏漆嘛黑,彎彎曲曲,慘不忍睹;雙頰紅潤得活像猴屁股,唇上的口脂顏色鮮亮,可被她涂成了剛吃完死孩子的模樣……

……

……

四下一片安靜,就連車夫本人都再次被這副形容驚得說不出話。

這對神奇的組合自然就是林執與賈路。

林執看著眾人一言難盡的復雜表情,忍下了捂臉逃走的沖動,繼續把戲做足。

只見她下了馬車,一|挺肚子——那肚子里剛被塞了一團衣物,活像她長姐有孕八個月時的模樣。

林執一挽袖子,一手扶腰一手指著眾人,潑婦罵街似的尖聲罵道:“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你們一大群臭男人,想對老娘做什么?”

……

賈路忍笑忍出了內傷,被自家“夫人”不動聲色地橫了一眼,這才徹底繃成了一個人型木棍,眼觀鼻鼻觀口,顯然是不敢再一睹地主婆的尊容了。

林執一下車,車內的情形便一目了然了,的確無甚可疑。

對方領頭的人似乎猶豫了一下。林執見狀,挺著肚子大步上前,手指都快戳到那人鼻子上去了,寬袖在風中微微飄動,周遭立時彌漫開一股劣質香粉的味道。

林執繼續罵:“你是個什么東西?也敢攔老娘的路?老娘肚子里可懷著孩子呢!凍著了你賠得起嗎你!”

那人似是再也受不了了,連連退了幾步,揖手道:“夫人似是急著趕路,在下就不多做叨擾了,請。”

他說著,領著手下讓出了一條路。

林執滿臉不屑地哼了一聲,趾高氣揚地重新上了馬車,還不忘照著她長姐的模樣學出了幾分笨拙的姿態,總算是糊弄了過去重新上路。

直到出城上了人煙稀少的山路,賈路才重又出聲道:“少主,那些人不簡單。”

“還用你說!”林執沒好氣兒地回了句嘴。她剛踩著那塊活動的座位板將衣服換了回去,看著腳下那一團很是傷眼的衣物,恨不得即刻拿出去燒了。

林執有些吃力地將那傷者抬了出來放到座位上靠著,見他這么會兒并沒有在座位底下被悶死,呼吸反而還平穩了不少,似乎林執剛才胡亂用的藥起了作用。林執緩了口氣,繼續道:“跑江湖的人多少都帶點江湖氣,那些人沒那氣質。”

而且江湖中的大小勢力,沒有誰比月隱莊了解的更多。

林執又問道:“那些人手中的畫像你可看清了?”

賈路道:“看清了,瞧著輪廓,的確有點像我們撿回來的這個。”

林執不說話了,看向那傷者的目光帶了絲好奇——這人究竟什么來頭?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 老快3福彩走势图 棋牌斗牛在线下载 云南11选5任选大小基本走势图 能源股票推荐 武汉星星麻将有没有规律 福建快三遗漏一鼎牛 福建31选7今天开 奥足球比分直播 幸运农场预测号码推荐 白小姐四肖必选期期 欢乐麻将赖子 怎么用 31选7开奖结果今 巴西德国专家比分预测 查看股票历史走势 广东麻将推倒胡规则 湖南麻将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