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言情→ 重生之將門毒后

重生之將門毒后

作者: 千山茶客 主角:謝景行、沈妙   來源:落塵

完結 免費

三三小說為您強烈推薦謝景行沈妙小說重生之將門毒后免費章節的精彩內容,這本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分別是謝景行沈妙,作者千山茶客。簡介:將門嫡女,六年輔佐皇子,一朝為后。五年為質歸來,后宮已無容身之所。子女慘死,家族滅亡,一生不過是個以愛為名的騙局。重回十四歲,她誓要血債血償,家族要護,大仇要報,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但那謝家小侯爺,提槍打馬過的桀驁少年,偏立在她墻頭傲然:“記住,天下歸你,你——歸我!”...

140萬字 更新:2020/02/02

在線閱讀

三三小說為您強烈推薦謝景行沈妙小說重生之將門毒后免費章節的精彩內容,這本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分別是謝景行沈妙,作者千山茶客。簡介:將門嫡女,六年輔佐皇子,一朝為后。五年為質歸來,后宮已無容身之所。子女慘死,家族滅亡,一生不過是個以愛為名的騙局。重回十四歲,她誓要血債血償,家族要護,大仇要報,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但那謝家小侯爺,提槍打馬過的桀驁少年,偏立在她墻頭傲然:“記住,天下歸你,你——歸我!”

免費閱讀

初夏的天,到了傍晚,滂沱大雨總是突然而至。

天色陰沉沉的,烏云壓在端莊大氣的宮墻之上,原先金碧輝煌的宮殿在暗云籠罩下暗沉下來,仿佛巨大的囚籠,將里頭的人困得牢牢實實。

寬大的寢殿,紗簾似乎都很陳舊了,落著厚厚的灰塵。本是炎熱的天氣,竟也能覺出些許冷意。地上散亂著衣裳和首飾,仿佛剛剛經歷了一場浩劫。

女子半跪在地上,仰頭看著面前的人。

這女子不過而立之年,面容卻蒼老似老嫗,眉目間沉沉戾氣,一雙眼睛死水微瀾,肖似遺落許久干枯的枯井,流不出眼淚,卻又帶著深不見底的恨意。

“娘娘,請吧。”身邊的太監手捧著潔白絹帛,語氣里是止不住的不耐:“雜家還等著向陛下復命呢。”

沈妙的目光落在太監身上,沉默半晌,才慢慢開口,聲音含著混沌的嘶?。?ldquo;小李子,本宮當初提拔你的時候,你還是高公公身邊的一條狗。”

太監倨傲的微微昂頭:“娘娘,今時不同往日。”

“今時不同往日……”沈妙喃喃道,突然仰頭大笑:“好一個今時不同往日!”

只因一句“今時不同往日”,那些從前見了她畢恭畢敬的臣子奴仆如今可以對她呼來喝去,因為“今時不同往日”,她就要落一個三尺白綾身首異處的下場。往日是個什么往日,今時又是從哪里開始的今時?是從楣夫人進宮開始,還是從太子被廢開始,亦或是長公主和親遠嫁慘死途中開始?再是她從秦國人質五年再回宮開始?

“往日”到“今時”,皇后到廢后,不過是因為傅修宜的一句話!這滿朝文武就能變了臉色,這明齊江山就能顛倒黑白!好一個“今時不同往日”!

寢殿的門“吱呀”一聲開了,一雙繡著龍紋的青靴停在沈妙面前。往上,是明黃的袍角。

“看在你跟在朕二十年的份上,朕賜你全尸,謝恩吧。”天子道。

沈妙慢慢的仰起頭,看著高高在上的男人,時間沒有在他臉上留下任何印跡,一如當初的豐神俊朗,他是天下明君,名正言順的天子,是她癡戀了二十年的男人,相濡以沫走過來的丈夫?,F在對她說:“朕賜你全尸,謝恩吧。”

“為什么?”沈妙艱難的問。

他沒有回答。

“為什么,要抄了沈家滿門?”她問。

定王傅修宜,先皇育九子,九子各有千秋,偏太子多病,先皇又遲遲不肯改立太子,皇子奪嫡風云際會。她愛慕定王風華絕代,不顧家里的勸阻,終于得償所愿,卻也將整個沈家和定王綁在了一塊。

正因為如此,她盡心盡力的輔佐定王,從什么都不知的嬌嬌女兒到朝堂之事也會參與的王妃,出謀劃策,也終于定下江山。傅修宜登基那一日,立她為后,母儀天下,好不風光。

她以為她是最風光的皇后了,皇子叛亂剛平定,明齊根基不穩,匈奴來犯,鄰國虎視眈眈,為了借兵,沈妙自愿去了秦國做人質,走的時候,女兒兒子尚且足月,傅修宜還說:“朕會親自將你接回來。”

五年后,她終于再回明齊,后宮中卻多了一個美貌才情皆是上乘的楣夫人。

楣夫人是傅修宜東征時候遇到的臣子女兒,喜愛她解語懂事,帶回宮中。楣夫人為傅修宜生了皇子傅盛,傅盛深得圣寵,倒是沈妙的兒子,太子傅明,不得圣心。

傅修宜曾經當著滿朝文武說:“傅明性子太柔,還是傅盛肖似我兒。”話里明明白白的都是要改立太子的意思。

楣夫人讓沈妙有了危機感,在宮中,沈妙和楣夫人斗了十年。楣夫人屢次占上風,甚至攛掇著傅修宜把親生女兒婉瑜公主嫁給匈奴和親,匈奴人好斗性狠,婉瑜公主在和親途中就病逝了,當即火化,誰都知道這其中肯定有蹊蹺,偏偏身為母親的沈妙無可奈何。

到底還是走到了今日。

傅修宜一封圣旨,沈家謀反,太子被廢,自刎謝罪,她這個皇后也要被廢,得到了三尺白綾。

她只想問一句:“為什么?”

沈妙道:“傅修宜,你有沒有良心?你我夫妻二十余載,我自問沒有對不住你的地方。當初你登基,是我沈家助你,你出征,匈奴來犯,我替你寫降書,你想拉攏的大臣,我跪下來求他輔佐。赴鄰國做人質,其中苦楚煎熬,你回報了我什么?楣夫人讓婉瑜出嫁,你便擬旨,婉瑜才十六就病逝。你寵愛傅盛冷落傅明,舉朝皆知?,F在你屠戮我滿門,死到臨頭,我便問你一句,為什么?”

“沈妙,”傅修宜皺眉,他的神情沒有一絲動容,仿佛冷酷的雕像一般:“父皇在世的時候便商量對付幾大世家,沈家功高蓋主不可久留,是朕勸著父皇,朕多留了沈家二十年,已經是對沈家天大的恩賜了!”

已經是對沈家天大的恩賜了!沈妙身子晃了一晃,這些日子她哭的太多,眼淚已經流不出來了,她對著傅修宜,一字一句道:“為什么留著沈家?不是你仁慈,也不是你的恩賜,你只是想利用沈家的兵權來增加奪嫡的砝碼。狡兔死,走狗烹,如今江山一定,你就過河拆橋,傅修宜,你好狠的心!”

“沈妙!”傅修宜怒喝一聲,似是被戳到了痛處,冷哼一聲,道:“你好自為之吧。”說罷拂袖而去。

沈妙伏在地上,握緊雙拳,這就是她愛了一輩子的男人,在宮中和楣夫人為他爭寵,到最后方才發現,不是爭寵,是這男人的心從來都沒有在她身上過!那些情話耳語,都不過是逢場作戲的笑話!

她“噗”的吐出一口鮮血。

“姐姐這是怎么了?看上去好生狼狽。”婉轉的聲音響起。

女子一身鵝黃輕薄小衫,芙蓉面,楊柳腰,模樣頂頂賽天仙,姿勢也優美動人,款款而來。

這是和沈妙斗了一輩子,也勝券在握的楣夫人。

楣夫人的身后還站著兩名宮裝打扮的女子,沈妙一愣:“沈清,沈玥!”

這是二房和三房,二叔和三叔的女兒,她的兩個堂姐,怎么會在宮中?

“陛下召我姐妹入宮了,”沈玥掩唇笑道:“五妹妹不必驚訝,原先幾年五妹妹愛替我姐妹打聽人家做媒,如今倒不必了,陛下待我姐妹極好。”

“你…”沈妙心中如翻江倒海,電光石火間似是明白了一些從未想清楚的事情。她的聲音有些不可置信:“你、你們遲遲不嫁,就是為了今日?”

“可不是呢。”沈清上前一步:“當初陛下和我爹三叔達成盟約,只要說動你嫁給陛下,終有一日,我姐妹二人也會有同樣的歸宿。”

當初沈妙能嫁給傅修宜,二房和三房可不是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如今想來,當初她愛慕上傅修宜,似乎也是二嬸三嬸整日的提起定王青年才俊,才讓她萌生出好感。原來,是一早達成的協議么?原來,二房三房一早就暗藏禍心,等著今日一切的發生么?

沈清卻生怕沈妙聽不明白似的,繼續道:“陛下豐神俊朗,我姐妹愛慕已久,偏偏只有大伯手握重權,不得已只能讓五妹捷足先登。五妹前些年享了不少福,如今也時辰該到了。”

“沈清!”沈妙突然正起正起身子,高聲道:“陛下抄了沈家,卻讓你二人進宮,二房和三房怎么會平安無事?”

“二房和三房當然會平安無事啦,”沈玥捂著嘴笑起來:“因為我們是大功臣,大伯造反的證據,可都是咱們兩房大義滅親指出來的。五妹,陛下還要封咱們兩房大官呢。”

沈妙震驚的看著自己的兩位堂姐,道:“你們瘋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沈家是一家人,傅修宜要對付沈家,你們竟然陷害自家人……”

“自家人,五妹,我們可從沒承認大房是自家人。”沈清冷笑一聲:“再說你享受的實在太多了。如今太子已死,公主不再,沈家已亡,你還是早些下黃泉,跟他們團聚吧。”

楣夫人款款上前,微笑著道:“姐姐,江山定了,你也該退了。”

爭了十年,沈妙到底是輸的一塌糊涂,輸的太慘,輸的子喪族亡,輸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她恨恨的道:“本宮不死,爾等終究是妃!”

“陳公公,動手吧。”楣夫人沖太監使了個眼色。

身形肥碩的太監立刻上前幾步,一手死死攥住沈妙的脖子,一手將盤子上的白綾套在沈妙的脖子上。用力一扯,白綾撕扯著骨肉,骨頭發出清脆的響聲。

那地上掙扎的女子瞪大雙眼,心中無聲的立下毒誓。

她的兒子,她的女兒,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仆人,沈家上上下下,全都被害了。

傅修宜,楣夫人,沈清,沈玥,所有害過她的人,害過她親人的人,若有來世,血債血償!

是日何時喪,予與汝皆亡!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 英超赛程直播 浙江6+1彩票50期开奖‘ 11选5 迅盈即时网球比分 南京一条龙 快乐十分云南走势图 福彩3d和值表 网上打麻将赚钱的平台 股票怎么玩阿 九游棋牌官方下载 麻将来了血流换四张玩法 酒店陪酒女可以摸么 在线股票交易系统 幸运赛车历史开奖结果 陕西麻将游戏下载 1分11选5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