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都市→ 無良嫡女

無良嫡女

作者: 時光不染 主角:陸喚云沈詢   來源:奇熱

連載 免費 青春小說

無良嫡女陸喚云沈詢完整版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說,在無良嫡女小說里,主要介紹了二日清晨,晨光熹微,春寒料峭。蘇絡聽了下人的稟告,早將車駕及丫頭都為陸喚云歸置好了,又叫廚房做了幾道素膳叫陸喚云帶給普英寺的方丈,自家母親與普英寺方丈是舊相識,這也是陸喚云為何選擇去普英寺的理由。...

40萬字 更新:2019/11/13

在線閱讀

無良嫡女陸喚云沈詢完整版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說,在無良嫡女小說里,主要介紹了二日清晨,晨光熹微,春寒料峭。蘇絡聽了下人的稟告,早將車駕及丫頭都為陸喚云歸置好了,又叫廚房做了幾道素膳叫陸喚云帶給普英寺的方丈,自家母親與普英寺方丈是舊相識,這也是陸喚云為何選擇去普英寺的理由。

免費閱讀

府門前的馬車乃是油桐漆身,上用墨筆繪上了陸家的家徽,朱色的瓔珞由車頭垂下,青色帷幔被侍從輕輕拉起,陸喚云搭上瑾瑜的手腕輕輕踏上矮梯,不經意間側目,看見了待立一旁的陸湘。

陸喚云微微蹙眉,她怎么會來?

“姐姐。”

感受到陸喚云的目光,陸湘連忙上前了幾步,此時她身上已經不是昨日所穿的粗麻了,而是一襲華貴的綢緞,她的如意算盤打的不錯,母親見她如此落魄,自是賞賜了不少好東西,也就更憐惜她些。

“二妹妹不好好休息,怎到外頭來吹冷風。”

“聞姐姐要去普英寺,特意來送送姐姐,普英寺路途遙遠,也怕姐姐一人煩悶。”

陸喚云心下頓時了然,原來是想與她同去啊。

不管是為了什么,為了在母親面前表現孝心也好,還是想做什么齷齪事也好,陸喚云都不想叫陸湘稱心如意。

“我素來喜靜,倒也不怕煩悶。”陸喚云手下微微一用力,瑾瑜便迎上了自家小姐的眼神,畢竟是十多年的主仆了,瑾瑜自然知道該怎么做了。

于是還沒有等到陸湘說第二句話,便朝陸喚云說道:“小姐,若再耽擱,恐怕趕不上時間了。”

陸喚云莞爾,朝陸湘報之歉意一笑:“姐姐便不同妹妹多說了,先行告辭。”

說罷,便躬身進了馬車內,帷幕放下,遮住了陸湘那張人比花嬌的臉。

普英寺在西京郊外,雖說地處偏僻,可香火卻是異常旺盛,就連這般寒涼的天氣都是人頭攢動。陸喚云踏下馬車,便引來不少人的側目,眾人還正在好奇這樣華貴的車馬究竟是哪個達官貴人的,可一見到車壁上的雄鷹,心下便了然了。

早聽聞陸家主母吃齋念佛,想來定是曾經那個名噪一時的蘇家嫡女蘇絡,雖說蘇絡這十幾年來早已淡出眾人視線,可好歹是一個傳奇,眾人紛紛拉長了脖子等待著美人出面。

掀開車簾,陸喚云便被數道灼熱的目光死死盯住,她畢竟習慣了這樣被人注視,也未曾慌亂,瑾瑜忙將面紗遞向陸喚云,雖說現在男女大防并不是很嚴苛,但是這樣被人當猴子一樣看,到底不是件好事。

眾人還沉浸在剛剛的驚鴻一瞥當中,回過神來見美人已經帶上了面紗,不免大失所望。

“那不會是陸家大小姐吧。”

“倒也像,除了陸家夫人同大小姐,誰能左這樣閨閣的馬車。”

“早聽聞陸家大小姐的才名,沒曾想,容貌也是頂好的。”

“怎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

陸喚云加快了腳步,她來普英寺著實不想惹出什么亂子,好在方丈早叫小沙彌在門外恭候,不過多會兒,便又引著她到了一處雅致的院落,蒼松翠柏,蟲鳴鳥叫,讓人的心一下子便靜了下來。

“施主稍等,方丈正在打坐,少會兒就來。”

“喚云只是來拜佛,不必打攪方丈。”

沙彌卻是躬了躬身子,也沒回答她什么,便又退了下去。陸喚云本是想著參拜一番便回府,可如今方丈明擺了要見自己,自己又怎么好離開呢?

石桌上熱茶升騰繚繞煙霧,顯然是不久前才泡好的,桌上的茶具是用翠竹所做,因而泡出來的茶水還帶了股子竹葉的清香,陸喚云覺得這泡茶的方法極為眼熟便頗有興致的坐了下來,擺弄起了這一套竹制的茶具來。

母親對她的管教和約束極為嚴苛,琴棋書畫,繡工藝雅皆是一樣不落,因而對于茶道,陸喚云也十分有研究,一雙纖纖素手動作行云流水,不過小半個時辰便將茶水泡好,茶味的清香似乎穿過重重佛閣,氤氳開來。

“琴里知聞唯淥水,茶中故舊是蒙山,此茶當可比蒙山。”

陸喚云手持的茶杯猝然落地,滾燙的沸水落在衫裙上,透過云羅將她的皮膚變得灼熱,瑾瑜連忙用錦帕將陸喚云腿上的茶水擦拭去,陸喚云怔愣片刻便止住了她的手。

瑾瑜起身,惡狠狠的看向了那個導致小姐茶杯驚落的無禮之徒。

“哪里來的浪蕩徒,你可知你驚擾的是誰家姑娘!”

“瑾瑜,不必多說,我們走。”

陸喚云倉皇的站起身,背對著那人,縱然看不見那人的容貌,可是她無比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背后是誰!那個玩弄了她一生的男人,沈之衡!

像是許多年的春日,沈之衡分花拂柳而來,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執起她的手對她說:“阿云,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可是轉眼卻將她的親妹妹摟在了懷里,站在高處,恩賜了她一杯毒酒,坐在皇位,揮手間給了她一個滿門抄斬的結局。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個夢一般,可是醒來后,依舊是鉆心刺骨的疼痛。

“姑娘留步,小生無意驚擾,只是姑娘手藝上佳,被吸引了過來,無禮之處,還望姑娘見諒。”

“不必,是我一時無措,與人無由。”

她這一世實在不想同沈之衡有什么牽扯,也不想與他多有糾纏,道了一聲告辭便匆匆離去,瑾瑜連忙跟在了陸喚云身后,只剩下沈之衡一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他竟也有不受待見的時候啊。

沈之衡一聲輕笑,將茶壺里的茶水悠悠倒出一杯,淺淺一呷,口齒留香,他望著那一抹紫色的身影,眸中涌上亮色,隨之心上便多了幾分失落,剛剛她走的匆忙,竟忘了問是哪家的姑娘。

沈之衡沉浸在茶水芬芳,女兒遺香,自是忽略了不遠處一顆巨大的蒼松之上,那一抹黑色的人影。那人看著沈之衡觸碰過的茶具,一臉嫌棄,心想著回去就要將這套茶具燒了,好好的一套青竹茶具,沒想到就被沈之衡這廝給毀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 118彩票游戏 3d图片 武汉麻将怎么打 河北快三 扣蔬菜大棚赚钱吗 福彩3d豹子号投注技巧 加盟鲍师傅糕点赚钱吗 快乐10分 竞彩足球比分新浪爱彩网 黑龙江36选7开奖办法 闲来麻将下载手机版 雪缘园北京单场比分 pk10为什么一押大就输 河北十一选五 微商截图王赚钱苹果版 贵州快3开奖l结果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