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都市言情→ 修真魔主

修真魔主

作者: 老胡椒粉絲 主角:張凡念寧   來源:掌中云

連載 免費

修真魔主張凡念寧是一本都市小說by老胡椒粉絲,由三三文學網傾情推薦!張凡本是現代人,因意外讓今后的大好人生穿越到修真界,變成了一個無法修煉的廢物,受盡羞辱。 卻不料張凡體內竟藏著逆天之能;以殺戮為道,造就至強肉體。不管是仙尊仙王,若敵之,皆以一拳破之! 一拳破萬法!肉體如神明!...

8萬字 更新:2019/09/20

在線閱讀

修真魔主張凡念寧是一本都市小說by老胡椒粉絲,由三三文學網傾情推薦!張凡本是現代人,因意外讓今后的大好人生穿越到修真界,變成了一個無法修煉的廢物,受盡羞辱。 卻不料張凡體內竟藏著逆天之能;以殺戮為道,造就至強肉體。不管是仙尊仙王,若敵之,皆以一拳破之! 一拳破萬法!肉體如神明!

免費閱讀

長山宗雖然實力羸弱,但卻是二重羨天里一大門派的附屬宗門,自然是不會白白向流云宗上交寶物的傻子。

因此,長山宗打算隨便派幾個可有可無的外門子弟,空手前去流云宗領死,然后單方面堅持自己已經向流云宗獻出了寶物。再借著上面的關系,量流云宗也不敢拿他們長山宗如何。

只可惜,張凡這個異變,不僅毀了黑山門的詭計,更是破滅了長山宗的美夢。

領著六長老和七長老打上黑山門時,張凡說是長山宗要獻出的寶物已被黑山門奪去。

可到了長山宗這里,張凡又改口說是長山宗根本就沒有獻寶之心,轉是讓張凡空手前去流云宗領死。

長山宗門外,隨著六長老的又一聲獅吼,一則消息,在長山宗門內迅速流傳開來。

“叛徒張凡,要欺師滅祖,帶著外人打上門來了。”

當長山宗決策者們聽聞這則消息時,都不禁為之一怒。

他們養了大半年的廢物張凡,竟會忘恩負義,幫著外人來來打他們。

只是,在他們義憤填膺的同時,未曾想過讓張凡去流云宗送死一事,更未曾想過張凡這半年來在長山宗所受的羞辱。

接著,又一側消息傳入長山宗決策者們的耳中。黑山門已被流云宗的六長老和七長老滅滿門。

這可把長山宗的決策者們嚇得不輕,連忙把六長老和七長老這兩頭惡狼輕入府中。

一路上,長山宗的弟子們都對著張凡這個叛徒投來鄙夷的目光,更有甚者,吐來幾口唾沫。

對這些,張凡是不問不顧。

六長老和七長老,也是視而不見。顯然是對張凡另有打算。

一進到內閣,就有一道熾熱的目光投在張凡的身上。

這到目光的主人,則是許慧瑾。

若是眼神能殺人,想必張凡已經被許慧瑾千刀萬剮了。

許慧瑾的想法,自然也和大多數人一樣。認為張凡是個狼心狗肺,恩將仇報的小人,窩囊廢!

張凡卻依舊是神色自若。仿佛他就是一戲外人,旁觀者。

六長老和七長老上座之后,便直接開門見山。

“許掌門,我知道你們是靈山閣的附屬宗門,因此我們也不為難你們。”

“想必你們也知道了,黑山門被我和七長老聯手所滅。”

“只要你們能拿出原本要獻給我們流云宗的寶物,且要稱心如意,我們流云宗便既往不咎。”

許慧瑾的爺爺許天聽罷,明白他們長山宗這回是要出一次血了,于是轉看向一言不發的張凡。

“六長老七長老啊,要稱心如意的寶物,我們可以獻出,但他!能不能留下交與我們處置?”許天滿臉堆笑道。

聽罷,六長老和七長老直接點頭答應。

張凡對他們來說,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不如順水推舟,再賣長山宗一個人情。

一旁的許慧瑾聽聞,蔥白玉手已然握上腰間佩劍,恨不得現在就殺了張凡。

而張凡,還是面無表情,絲毫不為自己的性命而擔憂。

隨后,許成大手一揮,一位內門子弟端著一節土黃色的樹枝,呈在六長老和七長老身前。

此節樹枝名為崢歲芝,在地廣物稀,資源匱乏的一重中天里,算得上是少有的煉丹藥材。

六長老看了一眼崢歲芝后,卻是搖了搖頭。

“許掌門,我想你是理解錯了稱心如意的意思。”

許天笑臉相迎道“那依六長老的意思是?”

“我聽聞,靈山宗曾賞賜你們長山宗一顆筑基丹。而我們宗主正對此丹有意,望許大宗主忍痛割愛啊!”六長老緩緩開口道。

許天聽聞,臉上的笑容直接消失。

筑基丹,顧名思義,乃是能助人破圖筑基修為,魚躍龍門的靈丹妙藥。

若是能服下此丹,至少能增加五層以上突破筑基修為的幾率。

許天年事已高,和黑山虎一樣,是練氣三層的修為。原本是想留下此丹給自己那天賦異稟的寶貝孫女許慧瑾所用,卻怎料六長老會這般獅子大開口,怎能不叫他沉下臉來。

“六長老,這...恐怕不妥啊。”

“這筑基丹,本就是要你們長山宗獻給我們流云宗宗主的寶物,有何不妥!”

六長老猛然對著許天爆發出自己練氣六層修為的氣勢,鎮得許天額頭直冒冷汗。

“爺爺!”許慧瑾見狀,擔憂地叫出聲。

同時也使許慧瑾對張凡的恨意,更上一層樓。

若不是有張凡這個廢物叛徒作梗,她們長山宗以及她那德高望重的爺爺,怎會受如此屈辱。

張凡則還在等。等一個可以一擊必殺六長老和七長老的時機。

在張凡的計劃里,這個時機正是許天拿出那一枚筑基丹的時候。

而許天,為了自己那寶貝孫女的大好前程,仍不肯就此退讓。

“除開筑基丹外,兩位長老想要我長山宗的任何一樣物品,我們都能拿出。”許天硬著頭皮開口道。

“不知好歹!”七長老猛然從座位站起來,也開始對著許天釋放出自己練氣六層修為的氣勢。

不僅震碎了許天坐著的椅子,更是將許天震飛出數米遠。

“你們欺人太甚,我跟你們拼了!”

一直以來都心高氣傲的許慧瑾,見爺如此爺受創,一時忍不住情緒,竟拔出劍來,一劍向六長老刺去。

“瑾兒住手!”被震飛的許天立馬出言阻止。

只可可惜,為時已晚,劍已出鞘。

六長老見這小女娃娃不知死活,竟敢以鍛體十層的修為向他出招,便一掌拍向許慧瑾。

這一掌雖不致命,但足以重傷許慧瑾,更是有可能使許慧瑾終生都停留在鍛體十層的修為。

就在兩者即將相撞的一瞬間,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張凡,終于按耐不住,陡然爆發出詭異速度,出現在兩人中間。

左手抵下六長老的一掌,右手則直接握住許慧瑾刺出的劍刃。

“小子,你想干什么?”六長老警惕的開口問道。

他萬萬沒有想到,張凡這個廢名遠揚的廢物,竟會藏有這般實力。

“要你的命!”

張凡一聲大喝,右手一震,把許慧瑾震退數步,以免她被自己與六長老和七長老戰斗所波及。隨后轉一拳轟向六長老。

這一拳表明上看上去平平無奇,但六長老卻憑著豐富的戰斗經驗,察覺出這一拳所蘊含的雄宏力道,嚇得六長老連忙后撤結印防御。

嘣!

張凡一拳轟在六長老結出的法印上,迸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縱使六長老擋下了張凡的這一拳,卻還是被余力振得口吐鮮血。

緊接著,張凡左手瞬間掏出別在腰間的自制式手槍,對著六長老的眉心扣下扳機。

一聲槍響!

也不知手槍為何物的六長老未能及時作出回應,被一顆圓形子彈射入顱中,于電光火石間喪命于此。

“六哥!”七長老一聲悲喊,隨機釋放出一道火印飛向張凡。

張凡則選擇無視七長老的這一擊,伸手抓住六長老的尸體,便開始吸收起來。

嘣!

又是一聲巨響。

七長老發出的火印,直接打在張凡的肋骨上,帶著他轟穿了長山宗大殿的屋頂,使得張凡整個人都漂浮在空中。

即使如此,張凡依舊死死的抓住六長老的尸體不放。

張凡在賭,賭自己肉身在吸收完六長老的尸體前,能抗下七長老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雖說張凡的肉身已經堪比虛丹,但還是無法修真。

僅憑肉身強度,是難以無法彌補與修真者之間,法術以及法器所帶來的差距。

不然張凡根本不需要借助自制式手槍,僅憑那一拳,就足以使六長老殞命。

因此,張凡必須要抓緊時機吸收掉六長老的尸體,使自己的肉身更上一層樓,才能戰勝練氣六層的七長老。

七長老似乎也察覺出張凡的詭異,立馬順著張凡肉身撞破屋頂大洞沖出,于空中結出數道法印,殺向同樣浮空張凡。

一度把張凡從半空之中轟向地面,砸得周圍的地表都龜裂開來,塵霧四起。

這一幕,可把守候在大殿外的長山宗弟子們,嚇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連忙四處逃竄,生怕被傷及無辜。

而被重重擊了落在地的張凡,也終于吸收完六長老。把六長老的骸骨隨手一扔,從地上翻身而起。

眼神里冒出騰騰殺氣的同時,蓄力的雙腿猛然一蹬,如同一顆炮彈一樣,不顧一切地沖向剛落于地面的七長老。

驚得七長老一邊后撤,一邊再度結出數道法印,轟向張凡。

接下來,發生了令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一幕。

“塵息印!”七長一聲大喝,一道土黃色的卍字印沖向張凡。

只見張凡速度不作絲毫減緩地繼續直線沖去,以肉身之拳轟向卍字印。

“給我破!”張凡爆發出如野獸般嘶吼聲。

崩!

術印與肉拳相撞。

居然是術印敗在了張凡的拳頭之下。

修真者借用天地靈氣所釋放出來的法術,竟被人以肉身所破。

這……簡直是逆于天道!

這一拳不僅擊碎了七長老的戰意,更是擊碎他人從小到大,認為修真之路是無窮無盡且是至尊無上的固有世界觀。

張凡則是閃電般的速度,沖刺到七長老身前,又是一拳轟向七長老的心房,使得七長老想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出去,摔落在地上,頓時沒了氣息。

接著,張凡喘著粗氣,一步一步的走向七長老,在眾目睽睽之下伸出大手,抓起七長老的尸首便開始吸收起來。

守候在大殿外的所有長山宗的弟子,皆以一種恐懼到極致的目光看著張凡,看著一條條血肉混雜,涌向張凡血線條。

好似張凡是地獄深處的死神一樣。

而這一切,自然全都被沖出大殿外的許慧瑾所看在眼里。

所有人都在驚訝,都在詫異,剛才還是被他們一口一個廢物,一口一個叛徒喊著的張凡,在一瞬間,竟變得如此高高在上,遙不可及。

所有人也都在害怕,尤其是那些曾經羞辱過張凡的人,害怕張凡會報仇,會像踩死螻蟻一樣,碾死他們。

更有甚者,被宛如死神的張凡嚇得當場下跪,對著張凡磕起頭來。

“張凡我錯了,張凡我錯了!我之前不該那樣對你的,求求你不要殺我啊!”

下跪磕頭之人,正是那天羞辱張凡的那只領頭蒼蠅。

而張凡,看都沒有看那人一眼。

在將七長老吸收得只剩一具白骨后,隨后一扔,對著長山宗的眾人,發出震天動地聲音。

“你們長山宗雖說收留我半年,但卻想讓我空手前去流云宗領死!因此,我和你們長山宗現已兩清!”

“如今,這二賊不僅想要奪取你們長山宗的筑基丹,還欲傷人,卻盡被我所斬殺,這便是你們欠我的情!”

“這情,你們還不了,也不用你們還!”

“不過,今后要是再讓我遇上你們長山宗的人,休要怪我無情!”

說完,張凡一步一步向著長山宗的大門走去。

所過之處,長山宗弟子們無不為張凡讓出一條寬敞的大道...

大約四天之后,一條猶如晴天霹靂的消息傳入長山宗。

流云宗于昨日,被人所滅。和黑山門一樣,只留下滿地的陰森骸骨,堪比地獄。

滿地的陰森骸骨?

這不禁令長山宗的人們又一次的想起了張凡。

流云宗被滅滿門,定是張凡一人所為!

這不禁令長山宗的長老們開始后悔,他們竟放走了一條如此驚天動地的神龍。

更不會想到,這條神龍往后會遨游直上九霄的地步...

查看全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都市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