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古裝→ 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

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

作者: 妖月 主角:云初然 尹玨城   來源:花溪小說

連載 免費 言情小說

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云初然尹玨城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是網絡作者“妖月”原創的一本古言小說,主要主角有云初然尹玨城,喜歡《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原本只是為了退去一門娃娃親,云初然沒想到給自己惹來了滅門之災,在現場撿到的腰牌里,赫然寫著將軍府三個大字。 為了查明真相,云初然再次回到將軍府,決定暫時不退這門親事,然而經常出現的面具男,居然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這男人,時常神神秘秘的就算了,對別人像塊冰她也忍了,可為什么……喜歡跟她對著干? 而云初然還要調查父母的下落,這看似平靜的將軍府,到底隱藏了多少洶涌的暗流?而一直對她不冷不熱的夫君,...

20萬字 更新:2019/08/17

在線閱讀

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云初然尹玨城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是網絡作者“妖月”原創的一本古言小說,主要主角有云初然尹玨城,喜歡《嫡女毒醫將軍太難纏》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原本只是為了退去一門娃娃親,云初然沒想到給自己惹來了滅門之災,在現場撿到的腰牌里,赫然寫著將軍府三個大字。 為了查明真相,云初然再次回到將軍府,決定暫時不退這門親事,然而經常出現的面具男,居然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這男人,時常神神秘秘的就算了,對別人像塊冰她也忍了,可為什么……喜歡跟她對著干? 而云初然還要調查父母的下落,這看似平靜的將軍府,到底隱藏了多少洶涌的暗流?而一直對她不冷不熱的夫君,

免費閱讀

天邊驚鳥嘶鳴,樹葉蕭瑟。

山林路上,一輛樸實的馬車行進著。

馬車中的云初然懷抱著古琴,正睡得迷迷糊糊,無意間聽到驚鳥的聲音,她掀了車簾,眉頭不自覺蹙起。

早就聽說首城邊界的山路不好走,可能還會遇到山賊流寇,偏她又無可奈何,不得不走!

此行,她是去大順天朝首城的第一將軍府。

不為別的,而是去退了前朝定下的娃娃姻親。

雖說爹娘極力反對,但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愿意嫁給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何況這次將軍府大夫人派人來接,行頭簡陋,只著一普通婆子來請她,何其敷衍云家。

看樣子也是跟她想到一塊去了。

不過也好,省得她為退婚費心勞力,尹家的兒子再矜貴,她云初然也不稀罕。

“噗——!”

嘶——

正想著,馬車驟然停住,差點把云初然摔了出去。

馬車外隱隱傳來刀劍之聲,雖并不大,更像是有心隱藏,但也習過武的她聽覺還算靈敏,尖銳卻細小的聲音對她來說異常刺耳。

云初然心下有種不好的預感,等她放下古琴,掀了車簾一看,滿地血藉,就連將軍府那老婆子也沒能幸免,慘死于刀下。

山間的烏鴉哇哇叫了幾聲,給陰沉沉的山林間平添了幾分詭異。

倒有種瀕臨死亡前的寧靜。

她微微瞇著眼,觀察著樹林里的風吹草動。

右邊樹梢上有兩名殺手,左邊草叢里還有兩三個殺手伺機而動,牽一發而動全身。

云初然呵然一笑。

看來有人不想她活著走進將軍府,要在路上直接了結了她。

是將軍夫人?

還是那未謀面的準夫君?

她下意識握緊了袖子里的小蠱盒,幸好幼年被父親送去師傅那里,學了一手好苗蠱。蠱者,既可醫遍天下,也可殺人于無形,是生是死全憑她一念之間。

區區幾個殺手,能耐她何?

“都出來吧,躲躲藏藏可就沒意思了,要不就一起上,這樣更有趣些。”她嘴角勾著笑,輕輕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臉上云淡風輕,似乎并不把這群殺手放在眼里。

她輕挑的話,激怒了伺機而動的殺手。

倏地一瞬,周遭跳出了五六個黑衣蒙面的殺手,這些人手持尖刀,眼神兇狠,似有要將她碎尸萬段的架勢。

跟他們比起來,云初然身板太過纖細,像是處于弱勢的一方。

六個魁梧精壯的殺手將她圍住,那畫面看上去,倒有點像一群惡狼欺負一只柔弱的小白兔。

殊不知,他們以為的小白兔,可能是一只小毒狐貍,還是渾身帶刺的那種。

劍梢帶著戾氣,一群黑衣殺手群起而攻。

云初然拿出了馬車里的古琴,捏緊了袖子里的小蠱盒,正準備利用琴聲放出蠱蟲,轉身之際,卻見那一群兇神惡煞的殺手意外倒地,銀白的鋒利小刀插在心口三寸。

頓時林間哀嚎陣陣,不消片刻,這群殺手都斷了氣。

這突如其來的轉變令她猝不及防。

這什么情況!明明她還沒有放蠱啊。

難道……還有人在暗處藏著?

但似乎,暗處那人跟這伙人不是一起的,但如果真如她猜想,那還在暗處的人簡直是太恐怖了。

從剛才到現在,她竟然一點都察覺不到那人的氣息,且如果不是因為有小蠱盒,她那點武功也不一定能打得過這群殺手,而暗處那人卻不費吹灰之力,出手動作快得令人咂舌。

如果也是來取她性命的,那她今天可就危險了。

“誰?是來救我,還是取我的命?”

云初然下意識攥緊了手心,這才發覺手心里一層薄汗,她長到十六歲,還是第一次有局勢無法掌控的情況。

“我對你的命,不感興趣。”

身后,低沉冷冽的聲音響起。

云初然回頭,卻看見一個戴黑色斗笠的男人,慵懶地坐在馬車頂上,姿態怡然,頗有幾分看戲的意思。

他舉手投足看似隨意,卻無形中給人一種威脅的壓抑感。

陰沉的天氣,山林晦暗,男人一身黑色倒頗有幾分像暗夜鬼魅,讓人不自覺周遭一股冷意。

那男人不動,云初然便不動,她只仰著頭,細細的觀察他,眉色更添了幾分緊張。

“你這威風架子端著不累么?”

她揉了揉酸澀的后脖子,收回目光,剛準備將轎沿上的古琴放回車里,就聽見車轎頂上那斗笠男人一躍而下,穩穩落在身后。

云初然回頭,男人全身黑壓壓的衣服,就跟面前站了個鬼似的,讓她心里很不舒服。

本想開頭打破平靜,豈料男人倒是指著她身后,率先開口,“把它給我,你就可以走了。”

他的聲音冷得沒有溫度,仿佛冬月里窖下的冰雪,語氣里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威懾,不容置疑的態度。

順著他指的方向往后看,云初然這才恍然他說的是那把古琴。

她下意識后退兩步,眸光警惕,“這琴對我很重要,我不能將它交給你。”

本來她就不信,這男人看著就不像好人,原來他是打這把古琴的主意。

偏偏這琴是她與將軍府之前約好相見的信物,她怎能輕易交與他人。

思及此,云初然驟然眸光一頓,似乎更想通了。

“你是將軍府什么人?”

她審視著面前男人,可惜他遮得太嚴實,讓人根本無法揣摩他的想法,“我不管你們將軍府分了幾派人,又有多少是要殺我的,反正想要這把琴,除非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

嘶——

尹玨城拔劍出鞘,卻不忙架到她的脖子上,只是垂在身側,“你以為我當真不會要你的命?”

“哎呀,小女子好怕怕。”云初然臉上故作驚慌,腳步卻沒有后退,反而向前幾步離他近了些,嘴角掛著一絲明媚的弧度。

盯著逐漸朝自己走近的小女子,尹玨城下意識低下頭,看向她的那雙腳。

她的腳很小巧,一雙粗布繡鞋包裹住整個小腳丫子,繡鞋上一朵粉粉的小花,倒有幾分俏皮可愛。

意識到自己浮想到其他,他不禁深蹙起眉,人卻依然未動,等著云初然走到他的面前。

迎著他斗笠下狐疑的目光,云初然突然抬起腳,往他的腳上狠狠踩下去,依舊有些稚嫩的小臉上有著幾分倔強。

“你可以試試,本姑娘可不是嚇大的!”

查看全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古裝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