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言情→ 惡魔首席難招架司如歌

惡魔首席難招架司如歌

作者: 米粒兒 主角:司如歌 席漠   來源:微閱云

連載 免費 言情小說

惡魔首席難招架司如歌by米粒兒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惡魔首席難招架小說是作者米粒兒原創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司如歌席漠之間的情感故事,喜歡惡魔首席難招架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她從五歲起在人販子營地愛上他,到十五歲甘愿替他的女人頂罪坐牢,到二十五歲找到他,竟是他結婚之日。 多年的愛欲不會憑空熄滅,且看她悍婦加身,手撕情敵,為自己尋得幸福。 “你拿替她頂罪的事威脅我不夠,竟然還拿自己的命來要挾我?在你心里,自己的命、身體、前途都不重要,還有什么重要?!” 她強忍著心里的苦澀,輕聲說道:“在我心里,那個口口聲聲說要救我出去的漠哥哥,可不比我的命還重要? 我愿意拿一切給他,只需...

76萬字 更新:2019/07/31

在線閱讀

惡魔首席難招架司如歌by米粒兒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惡魔首席難招架小說是作者米粒兒原創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司如歌席漠之間的情感故事,喜歡惡魔首席難招架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她從五歲起在人販子營地愛上他,到十五歲甘愿替他的女人頂罪坐牢,到二十五歲找到他,竟是他結婚之日。 多年的愛欲不會憑空熄滅,且看她悍婦加身,手撕情敵,為自己尋得幸福。 “你拿替她頂罪的事威脅我不夠,竟然還拿自己的命來要挾我?在你心里,自己的命、身體、前途都不重要,還有什么重要?!” 她強忍著心里的苦澀,輕聲說道:“在我心里,那個口口聲聲說要救我出去的漠哥哥,可不比我的命還重要? 我愿意拿一切給他,只需

免費閱讀

窗外寒風呼嘯。

“你今天要是不把我掐死,就答應我!”司如歌的臉漲得通紅,男人的手在自己脖子上越來越緊。

席漠手中力道不減,“別逼我。”

他沒想到,司如歌會倔到這個地步,任憑自己掐著她的脖子,也要跟他結婚。

呼吸已經受阻,司如歌雙手用力抓著他的手,但沒用,無論使多大的力氣都沒用,他,是真的生氣到了極點。

她忽然笑了,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倏地放下了雙手,用已經喑啞的嗓音,困難的說道:“席、漠…這十年牢,我是……白坐了嗎?”

喉間一松,司如歌一下子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脖間的一圈紅痕,在本就瘦弱不堪的身體上觸目驚心。

席漠握緊了拳頭,女人劇烈的咳嗽著,本來烏溜溜的大眼睛,在那雙瘦得顴骨都突出來的臉上,顯得有點突兀。

他揉了揉額頭,有點無奈:“司如歌,我可以保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你何必?”

司如歌猛地抬頭,聲音有點尖銳:“你覺得十年前,我心甘情愿的進監獄是為了衣食無憂?”

席漠沉默了,事到如今,由不得他再裝傻。

她愛他,愛到心甘情愿替他背上殺人罪名,愛到不嫁給他寧可死。或許這份愛意,從很小的時候,在人販子營地,就開始了……

司如歌見他沉默,不甘心的從地上站起來,對準他的唇就吻了上去!

從監獄出來的女人力氣哪里會小,她死死抓緊席漠的脖子,在他唇上輾轉。

席漠狠狠推開她,她沒站穩一下子跌在沙發上,然后在男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用盡渾身力氣把他壓倒在沙發上,手腕被捏得通紅,骨頭幾乎都要被捏碎了也不撒手。

“自從你離開后,我的生活就只剩下了找到你,你不能不要我。”

兩滴淚落在席漠臉上,他微微一愣。

就是這一愣神,給了司如歌機會,她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另外一只手顫抖著去解他的皮帶。

席漠身體一僵,被她拉著的手上的觸感并不好,因為面前的身子太瘦了甚至有點咯手,但他還是感覺下腹一緊。

他反手抓住她雙手,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上,聲音像是從嗓子狠狠憋出來的,“司如歌,我已經要結婚了。”

像是晴天霹靂,重重的砸在司如歌頭上,她忽然停下了所有動作,抖動著嘴唇,眼中閃爍了兩下。

她是很漂亮的,席漠一直都知道,小時候見到她,就覺得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孩兒。

莫名喉結滾動了一下,他站起身來整理自己的衣服。

“十年前我不知道是你,但不管我知不知道,我們都不可能。”

毫不留情的話擊垮了司如歌最后的理智,她猛然跳上席漠的背,用力親吻他的脖頸。

“不!你不能結婚!”她有點著急,沖動的將手伸進他的胸膛,極盡自己所有去勾.引他。

感到她緊緊貼著自己的背,席漠體內躥起一股火熱,他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聲音有些喑啞:“司如歌,下來。”

司如歌根本不說話,雙手在他身上游移。

她的啜泣聲還在耳邊,席漠無法想象她現在是以什么樣的心情在引.誘自己,他只知道司如歌要瘋了,自己也要被她逼瘋了。

將她從背上揪下來,還未開口,那張唇又湊了上來。

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扣著她腰的手倏然收緊,緊咬牙關,眼里迸射出危險的光。

“漠哥哥……”

席漠聽到這聲呼喚,理智全失,重重回吻住她的唇,凌厲的,不帶有任何溫情。

既然這是她想要的,那他就給她!

放肆且兇狠,司如歌覺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但只是死死咬住嘴唇,直到嘴唇都發白滲出血跡,雙手在男人精壯的背上劃出深深的血痕。

她瞇著眼,瞳孔微縮,眼光掃過墻上一個不故意去找根本難以發現的紅點。

其實席漠要和誰結婚,司如歌早就知道。婚禮炒得沸沸揚揚,她想不知道都難。

轉天,司如歌叼著煙,坐在林家大宅門前,等著林玥出來。

十年的監獄生活,教會她的就是爭奪,她猶記得,第一次將棒子砸在別人腦袋上的時候,自己手上的顫抖。

后來她就麻木了,這個世界上,想要的東西,還是得靠自己。

林玥提著包包出來的時候,司如歌勾起一抹冷笑,閉上一只眼,對準她的腳踝,將還在燃著的煙頭彈了出去。

“啊!”突如其來的燙感嚇得林玥一聲尖叫,雪白的腳腕上立刻出現了一片紅印。

“痛嗎?”司如歌站起來,走到她面前。

林玥像一只受驚的兔子,惱怒又疑惑的看著她,“小姐,我們認識嗎?”

司如歌比她高一點,微微垂了眼眸:“你搶了我的東西,我本來想讓你更痛的。”

說完這句話,沒等林玥再開口,她從包里摸出一個東西,塞到林玥手里,“就算不認識我,這里面的男人你總該認識。”

說完她就轉身離開了,步子急促,因為她知道,席漠過不了多久就會來接這個女人。

天氣突然陰沉了下來,屋外一片黑壓壓,屋子里沉悶得像是要發霉。

司如歌環抱著雙膝坐在床上,直到拍門聲響起。

門外那人的力氣,像是要把門敲碎。她慢慢的下了床,赤著腳前去開門。

門把手往下的一瞬間,她就被一股大力推得直接倒在地上,后腦勺重重的落地,有些眩暈。

在她眼前還未恢復清明時,又隨著啪一聲關門的重響,男人暴怒的臉映入眼簾。

查看全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