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懸疑→ 通天神算子

通天神算子

作者: 東子望月 主角:李初中   來源:黑巖網

連載 免費 靈異小說

通天神算子李初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通天神算子》是網絡作者“東子望月”原創的一本懸疑小說,主要主角有李初中,喜歡《通天神算子》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我叫李初中是一名相師,沒錯,就是路邊的算命先生,但是我不幫別人算命,我幫別人處理各種靈異事件。 ...

2萬字 更新:2019/07/14

在線閱讀

通天神算子李初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通天神算子》是網絡作者“東子望月”原創的一本懸疑小說,主要主角有李初中,喜歡《通天神算子》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我叫李初中是一名相師,沒錯,就是路邊的算命先生,但是我不幫別人算命,我幫別人處理各種靈異事件。

免費閱讀

我叫李初中,今年20歲整,跟我爺爺相依為命,目前在北方一個小縣城里經營一家賣死人東西的小雜店,我們店的門面是自己的房子,一棟兩層的小樓,一樓有我和爺爺住的房子和那小雜店,二樓是對外出租房,有五個房間,現在有三個租戶。

因為我家是做死人的生意的,所以二樓的房子一直談不上好價錢,有過很多人來這里想租房子的,一看我們家一樓是做死人生意的,就去別外租房子了,所以能在這里租房子的人都是工資較低的或者是一些社會上的小混混。

租不起其他地方房子的人,比如二樓一號房間租客是一個游戲職業玩家,沒有什么錢,報了一年都沒有打過一場游戲比賽,還有他都己經有兩個月沒交房租了,我今天一定要去催他交房租,如果他還不交,我就讓他卷鋪蓋走人。

當然其他房客都算可以,房間很整結,房租也都及時交。

一邊想著這些,一邊走向二樓那位職業游戲玩家的房間,此時我已經走到他的房間門口,并且我已經準備好發飆,并露出一副兇狠包租公的嘴臉,我用勁拍門。

他正好把房門打開,我倆面對面,這個游戲玩家有些肥胖,戴著一副眼鏡,身高一米七左右,,他的臉圓嘟嘟的,五官還算比較工正,他的財帛宮上顯示,就在后天他會掙到一筆大錢,但是很快就會花光,我估計也是充游戲花掉了,如果不花光可能全都會被騙了,我可不是亂猜的,我看相這門手藝是跟爺爺學的,我們雖然開著這一家小雜店但是在這之前我爺爺可是一個相師,據說被很多人稱之為神相,但是我爺爺發過毒誓等我相師玄階三段才會幫別人算命,從此之后我爺爺再也沒有幫別人算過命,這才開了開了一家做死人生意的雜店。

爺爺的本事還沒有失傳,爺爺私下里教給我了很多算命的法子,但是爺爺告訴我,在爺爺不能算命之前,不可以算命謀生,所以直到今天我都沒正式給別人算過命,自己也不知道有多準。

他站在我跟前,我哼了一聲說道,誒,你是不是該交房租了。

他見了我也是嚇一跳,他就說道,房東哥再寬限我三天,三天之后一定給您。

我擺擺手說道,“看樣子最近你是要發一小比財了?”

我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他的鼻梁中間有一個紅疙瘩,紅疙瘩在鼻梁中間代表發財,所以這個游戲玩家最近會發一筆財,這些也是我剛才想到的,他笑著跟我說:“哦呦房東哥您真是神了,您是怎么知道的”,我說道,我還知道你要發什么財,我猜你肯定是明天要比什么比賽,對不對?

游戲玩家對我豎起大拇道,房東哥您真是神了你是怎么猜到的?我笑了笑沒有說話,游戲玩家繼續說道,我申請打職業比賽,申請成功了,之前是因為戰績不太高,才會申請失敗,這次我在這個省排名第一。

我笑了笑,沒有在向他催問房租,因為我看到他鼻梁中間有一絲財流向我,所以我道,你好好休息吧早點睡,我知道你小子打完比賽可以交得起房租,打完比賽把錢給我。

游戲玩家對我笑了笑道,房東小哥你放心好了,我肯定會交的,我也不多問直接轉頭下樓了,爺爺坐在一把搖椅上,看著一部黑白的戲曲,我對這些也沒有興趣,我就把一會要過來取貨顧客的貨弄一下,整理好。

那個客人的老父親死了,昨天在我們這定的壽衣,紙錢,我全部幫他整理裝好,放到一個大紅袋子里,就等那個客人來取了。

我這弄好之后,爺爺就說道,你剛才算的不錯就是少了一點。

我問爺爺是什么,爺爺說道,你忘了他是一個留不住財的人,你應該叫他多交幾個月房租,這樣對我們也好,對他也好,不然他下個月又交不起房租。

我點頭道,爺爺說的是,三天之后再向他要就行了。

對了我還有一個女朋友,我的女朋友叫薛洋花,平常我都叫她小花,人長得還可以,個子就一米六多,在城里大潤發超市里幫別人賣鞋子,我是去那買鞋子的時候認識了她,后來跟她好上了,我爺爺在縣城里買不起房,所以小花的父母一直不同意我和小華在一起,而我和小花要么我去找她,或者她來找我。

而我吧人長得還可,讀到高中就輟學了,就隨著爺爺一起干這活,就只有雜貨店和對外出租房子掙錢維持生計,生活過的還挺好,啥也不缺,就是想多掙點錢到城里買一套房子。

最近小花對我有些冷淡,我為了討小花歡心,忍痛花了8000多塊錢買了一部蘋果叉,我自個兒用的都是老年機,給小花買蘋果叉沒有白花,小花終于說動自己的父母今天到她家去,我也是一早早的做好了準備,從箱子里翻出了爺爺過年給我買的西裝,和皮鞋,用著小梳子把自己的頭發梳得亮堂堂的,看起來格外的正人君子,表情里還透露著一絲猥瑣,要去見小花的父母,我得打扮的帥帥氣氣的,我又從對面的禮品店那買了很多的禮品,我就出發了,我看起來特別像過年去親戚家拜年的人。

我騎著我的小電瓶車。這電瓶車是二手的,花了800塊錢買的,我想買一輛新的摩托車,可是爺爺堅決不同意,他說我要么騎舊的,要么就不騎。

我騎著電瓶車,到了小花家單元樓下,小花早早地站在家門口等著我,我停下我的小電瓶車,我還沒開口說話,小花就說你怎么騎這破車來了?

我還沒有說出下一句話來,小花又生氣的說道我打你好幾個電話了,你怎么不接?。

我從口袋里掏出了我的諾基亞老年機,笑了笑對小花說道,剛才騎車這手機放口袋里沒聽見,接著我把我小電瓶車上面的禮品拿下來,小花抓住我的手說道,李初中咱們分手吧,我們不合適。

啥玩意兒?我以為小花開玩笑。

小花有繼續說道,李初中,跟你說實話吧,這次我媽叫你來是想讓我們倆分開的事,我媽說你太窮了,以后我會過苦日子的,我是怕等下你在我們家飯桌上難堪,我這才在樓下等你,告訴你的。

我退后,撞到了我那小電瓶車上,小花沒有說任何話,直覺上了她們的單元樓,門咣當一聲關起來了,接著我打電話給小花,電話里不等我說話,小花的母親就對我說道,初中,不是我說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自己長啥樣,心里沒點數,要學歷沒有學歷,要工作,沒有正經的工作,你憑什么娶我們家小花,趕緊滾,以后別來找我們家小花。

“去你瞄的,我T媽還不稀罕”。

我大叫一聲,掛掉了電話,回頭扶起了我的小電瓶車,拿起禮品準備回去的時候退掉。

我和小花分手,沒有什么不開心的,就是太心疼我之前給她花的錢,我那八千塊錢的蘋果手機,和我之前給小花買的很多衣服,花了我3萬多塊錢,就是太心疼了。

回到家,看到自家門口站著一個人,穿著西裝打領帶,帶著一個黑高帽,帽子遮著臉,我看不清楚他長什么樣,我走過去問他你是干啥的?是不是要買死人的東西,他抬頭,我看清楚了他的樣子,額頭上有著深深的皺紋,面部比較工整,他的兄弟宮,有一絲不和睦,說明他和自己的兄弟關系并不怎么好。

他對我笑了笑,說道,我叫劉清楊你就是李神相的孫子吧?,我找你爺爺。

我對他說道,進來吧,我爺爺在家里,他跟著我走到了雜貨店,爺爺還是坐在那個搖椅上,閉著眼說道,求算卦我不算了,你還是走吧,去找別人算吧。

他還是不肯走,對著我爺爺說道,李神相這天下的相師確實不少,可是像您這么厲害的,又有幾個?。

不等我爺爺開口我就說道,行了行了,你要買死人的東西,你趕緊買,你不買你就走吧,你到街上轉轉,街上有算命先生。

他不甘心說道,李神相您要多少錢我都給,我手上做箱子里是兩百萬。

我仔細看了他的面相,發現他這幾日必有血光之災,因為她的兄弟i宮顯露出殺氣,這說明他的親兄弟可能會對他動手,因為我多看了他幾眼,他對我說道,小兄弟你會算命?

我微微愣了一下,說道,一點點。

他繼續對我說道,小兄弟,你看出了什么嗎?

我轉頭看向爺爺,爺爺繼續看電視,并未說什么,我就把我看到的一五一十跟他說了一遍,他就說道,李神相這孫子真是神了,這幾日,我就感覺我弟弟,似乎有那么一點不對勁,原來是這樣,我很痛心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還有……。

不等他說完,爺爺站起來,對他說道,行了行了,你回去吧,你的事兒我們不想聽。

隨后他恭敬地向我營業鞠了一躬,把手上的箱子遞給了我,說道,李神相我走了,后會有期,還有您這孫子。

隨后他笑著離開了我們的雜貨店,我好奇地問了問爺爺,他是什么人?,爺爺并未說什么,而是把雜貨店的門關上說道,今天不會有人來了,你跟我回屋,我有事跟你說。我點了點頭,跟著爺爺走進爺爺的房間。

回屋后,爺爺直接叫我對著父親和母親靈位前跪下,我心中預測有不好的事發生。

這是我父母死后,爺爺第一次這么認真的跟我說話,父母他們是失蹤了,但是爺爺說他們已經死了。

我跪下后,爺爺遞給我幾炷香,等我上香,我上好了香。

爺爺對我說道,初中我跟你交代幾件事。

我點頭說道,爺爺啥事兒?,這么正式。

爺爺嘆了口氣說到,初中,該來的還是會來的,不該來的,它還是來了,好了,初中,我要走了。你自己照顧好你自己,該咋樣你自己看著辦。

聽爺爺這么說,我就哭道,爺爺,你要死了嗎?,您給自己算了嗎?爺爺您可不能死,你就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你走了我怎么辦?

我剛哭完,爺爺就罵道,你這個孬種,誰說我要死了,我只是要離開這個縣城了,我不能再跟你在一起,這樣是對你好,初中我們以后再見。

爺爺繼續說道,我會帶走家里存款的三分之二,和你手中的兩百萬,家里的收房租的錢,還有這店鋪都歸你了,還有一點你要記住,千萬不要試圖找我,不然會天降大禍,你會引禍上身和你父母一樣。

爺爺要走我已經很傷心了,還要帶走家里我的老婆本中的三分之二的錢,于是我就更傷心了……

于是爺爺說完我就哭了。

爺爺繼續說道,還有少和劉清楊與劉家來往,這灘水太深,隨后爺爺也并未太多的廢話,收拾了東西就走了,太多的也沒有告訴我,我要去送爺爺,可是爺爺說叫我不要送他。

小花跟我分手了,爺爺又走了,現在就我孤苦伶仃一行啊,就剩我一個人了,覺得也沒什么意思,就想明天去城里找一份什么工作,準備好東西明天出發,這就準備上樓通知那三家,通知好了,也沒啥可做的就早早的睡下去。

早上這天才剛剛一點點亮,我就一早早的爬起,吃好早飯,準備一系列東西,因為出去闖蕩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難免有些興奮。

我到路邊隨便打了一輛車,上車之后,出租車司機問我去哪,我昨天晚上想好了,準備去火車站,去大城市廣東,我就對師傅說道,師傅去火車站,師傅也沒廢話,直接開車去火車站,我內心正在盤算著,去廣東了該咋辦,身上也有點錢,差不多兩萬多塊,想了想,要不然先買部手機,在買個像樣的衣服,嗯,就這樣。

很快到往火車站,我給了錢下了車,火車站附近還是有挺多的,五花八門的東西,手機店也有,走進火車站,看見那邊有一個手機店,隨后我走向手機店內,走進手機店內,這手機店不大不小挺好,很快就引起了銷售員的注意,一個20多歲的女銷售員走到我身邊,面帶微笑對我說道,先生,您需要什么樣的手機?

我想了一下,就問銷售員,一千塊錢的左右的手機有沒有?

銷售員對我笑著說道先生有的,我們這里是小米手機旗航店,我們店現在,正在做優惠,我向您推薦小米八,隨后銷售員就帶著我去參觀手機,最后決定下來就買小米八,錢付了之后,她幫我手機打包包裝,我走出手機店,已經迫不及待的打開手機,研究了老半天,這一看時間快到中午,正好肚子有點餓,就出了火車站,去別處尋找餐館,因為火車站里面的東西太貴了,出了火車站,就隨便走,走到了一家很偏僻的拉面館,廬陽拉面,這拉面館外一個人都沒有,氣氛極其的詭異,走入拉面館,這拉面館里古色古香,這些桌椅看起來有些年頭了,我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下,拿起菜單,我就點了一份一碗牛肉拉面,我就叫喊一聲,老板來一碗牛肉拉面,老板從后廚走出來,我就看見老板的衣服,就是跟古代那小二的衣服差不多,看起來別有一番風趣,老板出來對我笑道,好嘞,牛肉拉面一碗。

我仔細看了看老板的臉,不禁讓我嚇了一跳,臉色蒼白,沒有任何血色,心想這老板該不會死了吧?

很快,老板端著牛拉面走到我身旁,老板低下身子,把牛肉拉面放在我前面,老板低下去的時候,我就看見老板的脖子底下,已經腐爛了,我不敢動亂動,老板那一雙只有眼白的眼珠子對我說道,客觀您的牛肉拉面請慢用。

我還沒有學捉鬼的神通,現在的我和普通人沒啥區別,我現在就只會那么一點點看相,我看了看牛肉面中,完全就是冷水泡干面,牛肉片,上面還帶著血絲,不禁讓我看著惡心,這時,一個小女孩,走到這拉面館中,對著我笑了笑,就沖向那一個老板腿上,小女孩對著老板說道,爸爸今天我考了全班第一名呢,那個老板臉部肌肉抽動著好像是想笑,然后對小女孩猙獰的說道,瑩瑩是最棒的,這時突然,門外走進一個手拿桃木劍的人,對著老板說道,孽畜,你已去世,本不應該留在這世界,你居然還留在這里,看我不收拾你,這時我已經看傻了。我的腦子現在凌亂七八糟的,手拿桃木劍的那個人對我說道,你出去,我點頭也不遲疑沖出了店鋪,我站在店鋪外,看著里面的一舉一動,那個小女孩突然站在老板身前,大聲叫道,不許傷害我爸爸,那個老板臉上猙獰的笑道,瑩瑩乖先回屋,有爸爸在呢沒事的。

那個小女孩也是很乖,走進了店鋪里面,就聽手持桃花劍的人大聲呵斥道,孽畜,你為何還不走?你留在女兒身邊,他遲早會因為你的尸氣侵蝕而亡。

那老板冷笑道,我走了,我女兒她一個人留在這世問,無人照顧,你叫我怎么辦?

手持桃花劍的人道,你女兒有我照顧,我會給她一個好去處的。

那老板說道,好我答應你,我可以走,但是我女兒你一定要替我細心照顧。

手持桃花劍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女兒的,我這就幫你入輪回。

那老板廢話也不多說,直接坐在地上,只見手持桃花劍者捏了一個指覺,隨后就看見那老板身體里飄出透明的老板隨后化成星點散去,我這時已經看傻了眼,那小女孩沖出來,淚流滿面,大喊著“爸爸”抱著那已經不動的尸體。

這時,手持桃花劍者,看向我,看的我直發汗毛。

這時他走向我說道,你好我叫羅永浩,你叫我羅道長就好了,我看你也是一名相師,但是你的等級連黃介一段都不到。

我不自覺的退后了一步點頭說道,是的,我爺爺說我需要一次契機,羅道長笑了笑對我說道,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你還沒說你叫什么呢?

我說道,我叫李初中,是東邊那個小縣城里的人。

羅道長繼續說道,你可否有興趣跟我游練一段時間,說不定你會從中尋找契機,我是專門處理這些靈異事件的人。

我內心也是激動,心想這可能就是緣,便點頭答應了。

羅道長的年紀,看起來比我大幾歲,五官都比較端正,家宅宮有那么一絲紅潤之氣,這表明,這羅道長剛有孩子了,但是還沒有出生。

我就說道,恭喜羅道長,添貴子一枚,羅道長驚訝的看著我說道,你說我要有孩子了?

我點頭笑道,是的,我是相師,雖然我等級不高,但是這種最基本的我還是會看的。

羅道長也不廢話,直接塞給我一個紙條,就飛快的走了,我打開紙條看到“這是我用意念結的字,李初中,你帶著孩子到廣東江門找我,到那里給我打這個電話,我先回家了,那小女孩的父親的尸體,隨后會有人來處理”。

我無奈道,早知道就不告訴他了。

我看著那小女孩,走到他身邊,說道,瑩瑩跟我走吧,你爸爸也說了,讓你跟著我們走。

那小女孩淚流滿面的對我說道,叔叔,我可不可以再住一晚,我想了想道,行。

這時門外走進幾個身穿西裝服的人,一個帶頭的人對我說道,我們是羅道長請我們過來處理這個尸體的事情。

我點頭道,你們明日再來,他女兒,想最后陪他父親半天。

那個帶頭的人愣了一下,笑了笑對我說道,那行吧,我留兩個人在這。

我點頭道,明天再把它尸體帶走,我也沒再廢話,走進拉面館內,找了一間房間住了下來,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事,感覺現在做夢。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 下载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36棋牌新神兽怎么赢 分分彩口诀 译学馆赚钱 股票分析师资格证 彩票入门与技 捕鱼达人老k版游戏大厅手机版 香港六合彩总公司 双色球篮球复式中奖规则及奖金 重庆欢乐生肖是国彩吗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 怎么样炒股 澳洲幸运5网址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 63期香港赛马会资料 湖南省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