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穿越→ 醫品庶女將軍的寵妻日常

醫品庶女將軍的寵妻日常

作者: 窩小白 主角:墨柒雪 祁千垣   來源:微小寶

連載 免費

醫品庶女將軍的寵妻日常是由作者窩小白所創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類型的小說,小說中的主角是墨柒雪和祁千垣,主要講述了墨柒雪和祁千垣之間的情感故事。喜歡醫品庶女將軍的寵妻日常這部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墨柒雪一睜開眼,就被眼前青紫的尸體嚇個半死。 明面上是上吊自殺,但自幼習醫的墨柒雪一眼便看出,尸體分明是中毒而亡,被偽裝成自殺! 尸體是墨柒雪的姐姐,即將與將軍府聯姻的墨柒雨。 大婚在即,新娘死了怎么辦? 沒關系,墨柒雨不是還有個妹妹嗎?讓墨柒雪頂上就行! 好吧,被逼婚也就罷了,被冤枉是謀害墨柒雨的兇手也就罷了—— 但誰能告訴墨柒雪,為什么那么多人想讓她死! 穿越短短數日,數不盡的謀殺,用不盡的手段……...

35萬字 更新:2019/07/04

在線閱讀

醫品庶女將軍的寵妻日常是由作者窩小白所創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類型的小說,小說中的主角是墨柒雪和祁千垣,主要講述了墨柒雪和祁千垣之間的情感故事。喜歡醫品庶女將軍的寵妻日常這部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墨柒雪一睜開眼,就被眼前青紫的尸體嚇個半死。 明面上是上吊自殺,但自幼習醫的墨柒雪一眼便看出,尸體分明是中毒而亡,被偽裝成自殺! 尸體是墨柒雪的姐姐,即將與將軍府聯姻的墨柒雨。 大婚在即,新娘死了怎么辦? 沒關系,墨柒雨不是還有個妹妹嗎?讓墨柒雪頂上就行! 好吧,被逼婚也就罷了,被冤枉是謀害墨柒雨的兇手也就罷了—— 但誰能告訴墨柒雪,為什么那么多人想讓她死! 穿越短短數日,數不盡的謀殺,用不盡的手段……

免費閱讀

荻寒面露疑惑:“眼下正是籌備婚事之際,您又要去做什么?”

“我想同父親說些事情,很快便回來。”

見墨柒雪態度堅定,荻寒也就沒有再勸,站回去繼續整理絲線。

沒有再理會她,墨柒雪徑直朝著墨瀚的書房走去。

彼時墨瀚正站在桌前揮毫,仆從進來低聲道:“家主,二小姐過來了。”

“她不好好籌備婚事,這時候過來做什么。”墨瀚皺起眉頭,有些不耐煩地道:“讓她回去吧。”

“二小姐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與您商量。”

將手中的狼毫放下,墨瀚臉色不太好看,沉聲說:“罷了,讓她進來吧。”

“是。”

仆從躬身行禮后退了出去,片刻后墨柒雪緩步走了進來,行了禮,垂目道:“見過父親。”

墨瀚雙手背在身后,表情很是淡漠:“你今日來,有什么事要說?”

在心中斟酌了下語言,墨柒雪直接跪下來,誠懇地開口:“女兒請求父親,不要讓我嫁給祁將軍。”

“放肆!”墨瀚一聽這話立刻暴怒,“這婚事乃是圣上欽賜,哪有你拒絕的道理!”

“可是圣上賜婚的人是姐姐不是么?”墨柒雪直視著墨瀚的眼睛,目光中透出倔強,“那么又憑什么讓我嫁過去?”

“你是墨家的女兒,就有責任為墨家做出貢獻!”墨瀚面容冷峻,聲音也嚴厲,“祁將軍一表人才,位高權重,多少人想嫁給他都做不到?你一個庶女能有這樣的福分,就不要再挑三揀四!”

見墨柒雪還要反駁,墨瀚直接扔下了狠話:“我告訴你,這場婚事,你必須遵從!要是不從,我不介意到時候把你綁上花轎!”

“父親……”墨柒雪眼底浮現出些許悲哀。

“出去。”墨瀚的聲音很冷。

心里滿是失望,墨柒雪也放棄了反駁,站起身也沒有行禮,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這個不孝女!”墨瀚怒罵一聲。

出了書房,墨柒雪整個人都有些恍惚,眼底的光芒更是暗淡。

難道,她就要遵從家主的命令,嫁給那個根本就不認識的祁將軍?

她絕對不要!

眼中閃過一絲凌厲,墨柒雪暗暗下了決心。

她勢必要逃離墨家,解除那什么勞什子婚約!

打定主意后,墨柒雪便開始裝作無意地在府中閑逛,實則是在熟悉地形。好在墨家人對她都不喜歡,她做什么也不去搭理,于是她很輕松地就逛完了整個墨府。

將各個角門的位置記在心底,墨柒雪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從容不迫地回到了自己的閨房。

坐在梳妝臺前,墨柒雪看著鏡子中容顏秀美的女子,語氣堅定地喃喃:“我絕不會屈服于任何人。”

轉眼入夜。

守夜的丫鬟扛不住疲倦開始打盹,墨柒雪安靜地等了一會兒,見周圍安靜下來,便拿出了自己收拾好的細軟,躡手躡腳地溜出了房間。

此刻的墨府很是安靜,墨柒雪判斷了下方向,便朝著守衛最少的小門走去。

夜深人靜,正是逃離的最佳時機。

一直到出了墨府,墨柒雪這才松了口氣。

本以為逃出來會費一番工夫,誰知角門的守衛根本就是懈怠之徒,讓她輕而易舉地抓住機會跑了出來。

此時已是深夜,長街上再無人影,寂靜無聲。

緊了緊身上的衣服,墨柒雪站在街口左右看了看,決定從小巷中離開。

然而她才剛沒走兩步,就撞到了一個人,憑著那肌肉緊實的胸膛來感覺,墨柒雪認出那是個男人。

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讓她真正變了臉色的,是他身上濃烈的血腥味。

“你……”

兩人同時出聲。

借著今晚的月色,墨柒雪看到男人此刻臉色蒼白,一雙深邃長眸中的光芒也暗淡許多,儼然是受了重傷。

墨柒雪擰眉,這夜深人靜的時候,這男人為何會負傷而行?

由遠及近的叫罵聲給她解開了疑惑:

“人跑哪里去了?”

“看血跡是往這邊,追!”

聽到這追殺的動靜,墨柒雪眸光驟變,看著面前虛弱的男人問道:“被追殺了?”

“嗯。”男人的聲音因為無力而變得很輕,卻清朗動聽,“姑娘可否幫我逃開?”

咧嘴露出個淡笑,墨柒雪卻是一把推開了男人,說得理直氣壯:“我自己都還有事情,怎么能幫你?你自求多福。”

說完墨柒雪就想跑,然而那幫追殺的人已經看到了她和男人,不僅如此,那些人顯然把她也當成了男人的幫手。

“竟然還有同黨?那正好一起抓了,也好跟主子邀功!”

“不是吧?這樣都能牽扯到我?”墨柒雪不敢相信地喃喃,正要開口解釋,那幫人卻已經沖了過來。

情急之下,那重傷的男人突然拉住了她的手,低低地喝了一句:“還不快跑!”

介于自己現在也成了那些人“追殺”的目標,墨柒雪無奈之下,只能被迫地跟著男人逃跑。

然而男人此刻身受重傷,完全沒有了逃跑的力氣,沒過多久,那些人追殺的聲音就再次變得近了。

眼中流露出一絲驚慌,墨柒雪反手摟住快要摔倒的男人,有些無措。

然而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墨柒雪又亮了眼睛,臉上露出了希望。

面前是一家青樓,也只有在這里,才依舊有人聲喧鬧,絲竹悠揚。

“跟我來。”

墨柒雪說著就帶男人閃進了青樓旁邊的小巷中,不等他反應過來,直接把他按在了墻上。

“做什么?”男人有些緊張。

聽著那些人越來越近,為了安全,墨柒雪也顧不得那么多,直接踮起腳親上了他的唇,口中同時發出一聲嬌媚的呢喃:“客官,您不是說想要野趣兒么,那么奴家這樣做,您可滿意?”

眼中先是閃過一絲錯愕,男人隨即反應過來,反手摟住她的腰,刻意壓低了聲音調笑:“你這小妮兒花樣倒是多,那爺今天就好好享受。”

兩人曖昧的調笑聲落入剛好追到這邊的殺手耳朵中,他們先是聽了一會兒,隨即嗤笑一聲:“嘖,真是能玩。”

往左右看了看,為首的人命令道:“看樣子是不在這里,走,繼續往前追。”

“終于走了。”墨柒雪見追殺的走了趕緊松了一口氣,癱軟在地上。

“哎,哎,你別倒啊!”祁千垣此時放松下來整個人因失血過多軟倒在地。

墨柒雪趕緊扶著祁千垣查看,發現他失血過多昏倒后,怕墨家人追來,想要獨自離開。

墨柒雪皺著眉毛看著祁千垣。“我走了哦,你自求多福。”轉頭就開始小心翼翼往巷子外走。

“你們,那邊去,你們跟著我來這邊,勢必要找到二小姐!”剛出巷子口墨柒雪就看到墨家侍衛在大規模找她。

墨柒雪嚇了一跳趕緊重新躲回巷子,“算了,我先躲在這里等會吧。還是這里安全。”

“不然我回去再看看那男人?好歹共患難一場雖然是被他連累的,但也陰差陽錯幫我躲過了墨家人。”墨柒雪縮在巷口黑暗處暗戳戳的糾結著。

墨柒雪糾結完了得出結論,蹬蹬蹬開始往回跑。到巷子最后面看到祁千垣還是軟軟的躺著。

墨柒雪當了那么久的醫生,下意識就開始扒拉了祁千垣的衣服給他包扎傷勢。

“這人是鐵打的嘛?渾身上下這么多傷,細小的傷口數不勝數不說了,胳膊上還被砍了。”墨柒雪邊包扎邊數落。

墨柒雪,沒有紗布,也沒有找到別的,只能撕了自己的衣服。

大小傷口包扎完了,墨柒雪累的氣喘吁吁,想歇了歇就不小心睡著了。

夜半。

祁千垣從昏迷中轉醒,整個人昏昏沉沉的。“這是哪?”

看到墨柒雪突然想起來昨晚的事,看到自己被墨柒雪包扎好的傷勢。對墨柒雪多了幾分好感。

祁千垣深知他不能久留。不光自己會被抓,還會害了這個姑娘,起身就往將軍府趕。

第二天一早。

墨柒雪轉醒。“這男人,都不說謝謝就走了。真是的。”

“快來,這邊,二小姐在這里。”墨家一個侍衛發現了墨柒雪。

瞬間墨柒雪就被侍衛包圍。“請二小姐回府!”

墨柒雪迫于無奈,技不如人被“護送”回墨府。

一進墨府,發現墨瀚在院子里站著,就準備開溜。

“站住!墨柒雪你好大的膽子。居然夜不歸宿,你看看你有點大家閨秀的樣子嘛?”墨瀚滿臉怒容,越說越氣。

“影一,影二,你們從即刻起跟著小姐,寸步不離。”墨瀚指了兩人,甩手怒氣洶洶的走了。

墨柒雪看著跟著自己的兩個侍衛,好生無奈。擺擺手,就回自己的院子。

洗漱更衣整理好,墨柒雪餓的不行,喊來荻寒擺飯。

墨柒雪今兒個稍有郁悶,就吩咐把飯擺在亭子里。

看著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墨柒雪心情好了不少。“這家庶出小姐待遇不錯呀。”

剛夾起一塊紅燒魚,“喵嗚~啪”不曉得哪里來的野貓瘋狂迅速的打掉她的魚,就開始在飯桌上撒野。

查看全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