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言情→ 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徐安然

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徐安然

作者: 懶喵不懶 主角:徐安然 官景逸   來源:微小寶

完結 免費 言情小說

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徐安然by懶喵不懶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小說是作者懶喵不懶原創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徐安然官景逸之間的情感故事,喜歡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大叔,你敢不敢愛我?” “徐安然,你真的想做我的女人?” “想,我不后悔!”她柔軟小手很堅定抓著他的大手放在令他失控的地帶上。 “該死的不后悔,就算你要逃我也不放過你了!” 因為她那一句不后悔,讓他的欲望像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PS:1對1,雙處,男女主身心干凈!...

119萬字 更新:2019/07/04

在線閱讀

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徐安然by懶喵不懶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小說是作者懶喵不懶原創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徐安然官景逸之間的情感故事,喜歡溺寵鮮妻總裁賴上你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大叔,你敢不敢愛我?” “徐安然,你真的想做我的女人?” “想,我不后悔!”她柔軟小手很堅定抓著他的大手放在令他失控的地帶上。 “該死的不后悔,就算你要逃我也不放過你了!” 因為她那一句不后悔,讓他的欲望像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PS:1對1,雙處,男女主身心干凈!

免費閱讀

夜色流光的致雅閣內,好不熱鬧。

煙霧繚繞,還有濃烈的酒精的味道,夜色正酣,濃重如墨,卻抵不過官景逸眼中的那抹黑亮,今晚的酒,他喝的確實有些多了。

靠在沙發的椅背上,一只手臂張開搭在沙發的靠背上,另一只手臂垂在交疊的腿上。這樣的姿勢更顯得他身形欣長。

長發的女人跨坐在官景逸的腿上的時候,官景逸蹙起了好看的眉毛,幽幽的睜開眼睛,那雙 漆黑如墨的眸子煞是幽深。

女人涂著魅紅色的指甲的手指滑過官景逸的胸口前的襯衫,一路蜿蜒向上,滑過他魅惑的鎖骨和脖頸,最后落在他的薄唇上。

女人的目光隨著她自己的手指一同停留在官景逸那張性感的薄唇上,笑著說了一句:“今晚,不如就讓天兒陪陪官少?”話說完,紅唇便隨之落了下去。

自始至終,官景逸的臉上都沒有任何表情,黑眸猶如深潭,并無半分波瀾,自然,也沒有半分的情 欲。只是在那張濃艷的嘴唇落下之際,官景逸的俊臉一偏,女人便撲了個空。

官景逸眉眼尚未波動,只是淡淡的說道:“小姐,在我身上留下口紅印,我太太會不高興的。”

身旁的王總懷里抱著一個女人,兩個人正玩的不亦樂乎,見此情況,便對官景逸勸到:“既然出來玩樂,左不過是逢場作戲。官少何必如此當真,天兒可是夜色流光的紅牌,讓天兒陪陪你有什么不好?”

官景逸淡淡的勾唇笑了笑,說道:“官某人不勝酒力,安安對我已經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不回去,怕是進不了屋子了。”

官景逸說完這話,身邊的徐助理已經拿了官景逸的公文包站起身子來了。明眼人自然都看得出來官景逸這是要走了,大家都是眼觀心,鼻觀口的主兒,這次能和官景逸的所以其他幾個人只是鬧了官景逸幾句,便也不再多纏。

外面的夜風一吹,有些涼,讓官景逸的酒也醒了幾分,抬起手腕來看了看腕表上的指針已經指向十點鐘了,司機已經將座駕停到夜色流光的門口出。

徐助理問了一句:“總裁,我們去哪?”

官景逸只吐出兩個字來:“回去。”

徐助理知道他說話向來精簡,所謂回去的含義,便是他經常一個人住的青竹區的別墅,只是今天……徐助理慢吞吞的回答道:“家里保姆說主臥衛生間的水管爆了,我今天派人過去修了,只是今天怕是不太方便住人。”

官景逸閉著眼睛沒說話,也不知道是聽到還是沒有。

徐助理等了半天,沒有等到人回應,想著離這里最近的便是主宅了,只是主宅住著太太,兩個人不過是合同夫妻,形同陌路,剛剛官景逸在風月場上所說的話,也不過是托詞而已。所以官景逸結婚以來,很少往主宅跑。徐助理想到這里,便自作主張對司機說道:“去花苑吧。”

車子剛一起步,卻未想到官景逸幽幽的開口:“回主宅。”

張管家看到官景逸回來很是開心,說道:“先生,您可算回來啦。”

官景逸點頭恩了一聲,臉上露出一抹柔軟,將大衣脫下來給站在身后的傭人后,官景逸一邊解著袖口,一邊左右看著,問道:“她呢?”

“太太她……”張管家面露難色,結結巴巴的回答道:“她……出去了。”

官景逸坐在沙發上,狀似漫不經心的繼續問道:“又加班去了?”隨手接過來張管家遞過來的一杯白開水。

“太太她,在做兼職。”

官景逸拿著水杯的手頓了頓,臉上的濃眉一挑,發出一個意味不明的單音節字:“哦?”

見張管家深深低著頭,欲言又止的模樣,官景逸耐著性子繼續問道:“她去做什么兼職了?”

斐色酒吧

燈光刺目幻滅,音樂是具有很強的節奏感的音樂,震耳欲聾。臺上的女孩兒正表演者鋼管舞,妖嬈的舞姿,性感的身段,還有那魅惑得顯得有些俗氣的妝容,在群魔亂舞,呼號不斷的觀眾中間的官景逸,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她還有這樣的一面。

恍然之間,原來徐安然已經不是自己記憶中那個干干癟癟,跟在自己的身后一遍又一遍的討好著叫著“逸哥哥”的小女孩兒了。她是自己名義上的妻子,是烈火,也是妖精,妄圖點燃一切好色之徒的心。

而在舞臺上跳的正熱烈的徐安然,只感覺自己的眼皮突突的跳了幾下。她沒有帶隱形眼鏡,況且臺下的燈光也是暗的很,舞臺下的觀眾只是黑壓壓的一片。但是徐安然的腦海里卻突然掠過官景逸那張清冷的俊臉。

不過是一晃神的瞬間,徐安然就從高處跌下去了。

一陣慌亂,幸好舞臺上的燈滅的及時,徐安然也不至于太狼狽,在黑暗中她下了臺,幸好沒有摔到實處,只是膝蓋上磕破點皮。

正當徐安然感慨自己的命大的時候,抬頭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面前堵了一個穿黑色制服的男人。那男人昂首挺胸,站得筆直,面無表情的對徐安然說:“太太,先生讓我接您回家。”

從酒吧里出來,官景逸覺得呼吸有些不順暢,被冷風一吹,再加上剛才喝過酒的緣故,有些上頭,也或許是經過剛才那一幕后,頭頂的血液齊齊的往大腦上沖。

“接太太回家。”當官景逸在酒吧看到人潮來越熱烈的時候對身邊的保鏢扔下這樣一句話就出了門。

查看全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纽约黑帮电子游戏